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精彩文章>防灾减灾

龙卷风的自述

我叫龙卷风,大家也许都听说过我的名字,而且还有不少人见过我,甚至同我打过交道。人们总喜欢用“谈虎色变”来形容畏惧心理。其实,老虎的威力那能跟我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的身体并不高大,与寒潮、台风、雷暴等大哥哥们相比,我不过是一个小不点儿。我们龙卷风家族的生命都不长。假如某个龙卷风身体健康,发育旺盛,精力充沛,可以“活”几十分钟,如果发育不良,身体瘦弱,就只能生存几分钟。

  我行走的速度很快。人们常爱用“一日千里”形容某个东西速度快。但“一日千里”与我行走的速度相差老远老远。我行走还有一个特殊的习惯。总是爱走直路。不管前面是否崎岖不平,是否有障碍物。对阻挡我前进的障碍物,我很有点欺软怕硬。对于比较软弱的对手(如建筑物等),就象两个不同量级的拳击手对擂一样,我会一下子将对手击倒;遇上太强的对手(象山峰等),我只好惹不起,躲得起,顺着对手的身体,溜之大吉。

  有人很喜欢冬天,并且为冬天大唱赞歌。对冬天我却不感兴趣。冬天到处都冷冰冰的。因此,一到冬天,我就象昆虫冬眠一样足不出门。春天,我倒是很喜欢的。只是我怕我的脚步太重,脾气太躁会把春天的花儿、草儿踩坏,让那些游春的人们失望。这就是在春天大家很少见到我的缘故。夏天啊,那可是属于我的天下。在夏天里,我可以自由自在的到处闲逛。我在麦田里打过滚,在山岗上歇过脚。我的肚子特别大,如果口渴了,我会一口气把一堰塘水喝干。

  人们喜欢称我叫“大力士”,这个称呼,我确实是当之无愧的。我最喜欢举重和投掷运动。这两项运动,世界上恐怕无人敢与我比赛。因而,这两项运动比赛的冠军非我莫属了。我的爆发力很强。据科学家计算,我身上储存的能量平均为10000千瓦小时,象一个装机容量很大的发电厂。1956年9月24日,我在上海,不用吹灰之力,把一个11万公斤重的大储油桶举到15米的高空,然后,象掷铁饼一样,把它轻而易举扔到120米以外的地方。

  我还是一个天才的魔术师。我最擅长的是“变”出各种奇雨突然从天而降。让人们莫名其妙地领略到这种奇特的洗礼。我“变”出的奇雨种类可多啦,鱼雨、银币雨、谷子雨、青蛙雨我都“变”过。倘要不信,就顺手拈几件我表演的“杰作”吧:

  1940年夏天,我把一个经暴雨冲刷出来的古代埋在地里的银币,挟持到空中,然后,将它降落到苏联高尔基州巴甫洛夫区米希里村。

  1960年3月1日,法国南部地中海沿岸的土伦地区从天降下来无数的青蛙。这也是我的杰作。原来是我把某地的池塘中的水和青蛙卷到空中,带到土伦地区的。

  1804年的某天,在西班牙沿海的一个地方,麦子加雨水一齐突然降落到地面。这些麦子,是我把摩洛哥的一个大粮仓卷起,飞过几千里路来到西班牙的。

  我有时爱开开玩笑,把人卷到天空而又不伤害他们的性命。1988年7月2日下午,我在上海市松江县附近跑步,看见一位名叫刘兰芬的农村妇女独自一人在雨中快步急行。我不禁生起了与她开玩笑的念头。于是,我用我那无形的手把她的身体轻轻托住,让她在空中飞行了300余米,然后又轻轻地将她放在地上,使她领略了不凭借任何飞行器就在空中旅游的滋味。

  我的脾气很暴躁,发起怒来,电闪雷鸣地闹个不停。人类一看见我发怒,就赶紧躲起来。我到处横冲直撞,肆无忌惮地毁坏农田,摧毁房屋,破坏堤坝,残害百姓,根本无人能制伏我。1925年3月18日,我在美国一地区出现时,沿途曾使689人丧生,1980人受伤,造成大量的财产损失。成为人人诅咒的罪魁祸首。因此,知道我的厉害的人,一定都不想与我打交道,他们都唯恐避之不及。

  对于人类,我是有罪的。用一句成语讲,就是“十恶不赦”。为了防御我,减少我带来的损失,科学家一直在致力寻找、研究对付我的措施。最近几十年,随着气象卫星的上天和气象雷达的使用,对我的了解也就较深入了。人们期待着有朝一日彻底弄清我的来龙去脉。对于人类的努力我也是十分欢迎的。因为这样,我就不会再危害人类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了。我的形象也许会有所改变的。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