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精彩文章>七彩人生

竺可桢:滴水穿石气象路

在我国近代气象史上有一位大家,他就是竺可桢。笔者20世纪70年代上大学时有一门学科——航海气象,虽然不是主科,但却让我了解了气象学家竺可桢“滴水穿石”的精神。

  在我国近代气象史上有一位大家,他就是竺可桢。笔者20世纪70年代上大学时有一门学科——航海气象,虽然不是主科,但却让我了解了气象学家竺可桢“滴水穿石”的精神。

  竺可桢(1890—1974年)是浙江绍兴上虞人,他不仅是气象学家,还是地理学家、教育家、中国近代地理学的奠基人。竺可桢幼时聪明好学,从2岁开始认字。在家庭的影响下,他从小就在私塾里读书,学习十分勤苦。上虞这地方总是多雨,民居都是尖顶房子,每到梅雨季节,淅淅沥沥的梅雨总是没完没了,屋檐上的雨落在地面的石板上便发出“嘀嘀嗒嗒”的声音,小孩子好奇,一到下雨时,儿时的竺可桢没处去玩,就蹲在屋檐下看雨滴落在石板上的水花。一次他看着看着,不觉感到心里好纳闷,这些石板上怎么有一个一个的小坑啊,无风时水滴正好滴在小坑里。难道水竟有那么大的力量,能把石板砸出坑来?他伸出天真的小手,去接从屋檐上滴下的雨水,也没感觉到疼,反倒是将衣服都弄湿了。妈妈见了,刚想说他几句不要弄湿了衣服,可是小竺可桢的一句话却让妈妈不想责备他了。他问妈妈,这水滴在手上也不疼,怎么会将石头砸出坑来呢?妈妈告诉他说:“孩子啊,这就叫‘滴水穿石’,别看一滴一滴的雨水没什么厉害的,但是,天长日久,石板就被滴成小坑了。读书,办事情,也是这个道理,只有持之以恒,坚持长久,才会有所成就!”

浙江上虞东关镇竺可桢先生故居

  也许年幼的竺可桢还不能完全理解“滴水穿石”的力量,但他从懂事时起就牢牢记住了“滴水穿石”的教诲。上小学时,竺可桢写作文,写了一遍又一遍总是感觉不满意,直到他认为满意了才停笔,这时候,家里报晓的公鸡都叫了。

  中学阶段(15岁始),他就读于上海澄衷学堂和复旦公学,后到唐山路矿学堂(今西南交通大学前身) 读书。他刚到上海时,由于身材瘦弱,被同班调皮的同学讥笑说他活不过20岁。竺可桢很生气,但忍住了。他想犯不着为一两句话跟人家扯破脸吵架。晚上,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又想起这事,人家说的也是事实,自己比同龄人矮一截,轻10多斤,真要动起手来,吃亏的总是自己。一个国家何曾不是如此,弱国总是受人欺负,难怪老外称我们为“东亚病夫”。他这么一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更睡不着了,索性爬起来给自己制订了一个锻炼身体的计划。这以后的每天清晨,竺可桢早早起床跑步,并逐步增加跑步圈数,增加耐力,出一身透汗,找到运动的感觉,无论冬夏,长期坚持。以后又学会舞剑,并对多种体育项目都进行涉足。这样经过一段时间后,竺可桢体质明显增强,饭量也增加了,觉也睡得香了,学习成绩也提高了。学生时代,他就悟出:锻炼身体可促进学习,占用的时间并不影响学习。智和体的提高,使同学们心服口服,包括那些曾讽刺过他的同学,都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人真是不可貌相,身体清瘦、戴着一副眼镜的竺可桢1910年公费留美入伊利诺伊大学农学院学习。1913年夏毕业后转入哈佛大学研究院地理系专攻气象,1918年以题为“远东台风的新分类”的论文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他为了生存,于1920年秋应聘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任地学教授(次年,学校改称东南大学)。1927年任东南大学地学系主任,直到1928年他才名正言顺担任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所长。这是他很久以来的梦想与追求,他回国就是给自己选一个冷门,走一条非常艰难的道路——献身祖国的气象事业。那时候,国外气象学早已经应用在工农业生产、航天、航海、科研等事业中了,可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大地上,中国人自己掌握的气象台站却一个也没有,气象工作人员也是屈指可数。

  竺可桢边教学,边进行气象科学研究。1921年,他在南京东南大学的校园东南角,自己动手建立了一个小气象站,虽然很简陋,但却是中国人自己建立的第一个气象站。当他担任新成立的气象研究所所长后,花了8年时间,东奔西跑,苦心经营,在各省设立了40多个气象站,100多个雨量观测站。还先后开展了高空探测、无线电气象广播和天气预报等项工作,使我国空白的气象科学有了一席之位。1927年学校又改名为中央大学。在此期间,他一面担任地理系主任,主持日常行政工作,一面教授地学通论、气候学、气象学等课程,培养了我国第一批气象学和地理学的研究及教育人才。

竺可桢先生晚年

  现在随着气象科技的进步、气象卫星的上天,人们听听广播、看看电视就知道未来7天或更长时间的天气预报。可是在竺可桢所处的年代,他为了掌握气候变化,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测量和记录气温、气压、风向、温度等气象要素,观察物候变化的种种征兆,从中不断总结规律。像河水什么时候结冰,什么时候解冻,草木什么时候出叶,什么时候开花;燕子什么时候南去,什么时候北来等。他把观察到的结果全部记录下来,从1936年1月1日起,到1974年2月6日逝世的前一天止,38年零37天的观察日记一天不缺。有人说,他是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其实,习惯只是一个方面,他的后半生曾担任多种职务,无数次到全国各地考察,百忙中“坚持”二字,是何等的可贵啊。竺可桢是我们现代气象学的鼻祖,他留给后人大量的气象科研成果,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他追求事业“滴水穿石”的精神更是留给我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财富。(本文获2012年优秀科普文章二等奖)(作者:刘少才)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