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精彩文章>七彩人生

我背着气压表走进西藏

  今年是西藏和平解放60年。西藏刚解放不久的1953年5月1日,根据西南军区气象处的命令,我们护送着气象仪器及物资,从四川成都启程向西藏进发。7月29日,我背着气压表随队从甘孜玉隆草原走向西藏,历时155天,抵达西藏首府拉萨。虽然已经过去了58年,但进藏途中翻越二郎山、穿越海拔4000多米的石渠扎溪卡大草原、走过三江源区(长江、黄河、澜沧江发源地)等所经历的一幕幕,不时浮现在眼前……

  受命向西藏拉萨进发

  刚解放时,四川、西藏及西南区的气象工作被军队接管。1953年4月中旬,西南军区召开川藏区域军事气象工作会,传达中央军委关于贯彻党中央、毛主席要求开辟康藏高原禁区航线,保卫西南边疆的指示精神。西南军区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西南空军司令员余非要求西南军区气象处以最快的速度、最佳的安排,迅速完善甘孜飞机场气象站和拉萨气象站,新组建昌都、巴塘、林芝等气象站。按照西南军区首长的命令,西藏军区前方司令部张国华司令员和西藏军区后方司令部陈明义司令员商议后决定,派出包括我在内的一批从事气象测报的战士随同军区运输大队护送气象仪器进入藏区。

  5月1日早晨,西藏军区后方司令部承运汽车连的9辆军车一字排开停在军营内,各类物资、器材装了满满的6车。车队中有一辆体积最大的车名叫大道奇,满载着稀缺贵重的气象器材等,需要专人坐在车顶押运,这项任务落实给我和江西老表小蒋担任。

  二郎山上遇塌方险些坠崖

  第二天一早,车队从雅安兵站出发,经过天全县城不久,就开始沿着蜿蜒曲折的简易公路向二郎山攀登。

  二郎山是横在川藏交通线上的第一险关,是我们从四川进西藏要翻越的第一座大山,它最高峰海拔3437米,既是地理环境的天然屏障,也是高原与内陆气候的分水岭。当我们正陶醉在二郎山的神奇美景中时,突然轰隆一声巨响,随即汽车剧烈颠簸,瞬间小蒋和我被抛甩在公路边。我本能地猛跃而起一看,发现我们乘坐的车遭遇塌方,汽车被卡在塌石间不能动弹,小蒋满脸是血卧倒在地、不知死活,再看行驶在前面体积较小的8辆嘎斯车已无踪影。我当时唯一想到的就是赶快向前面的车呼救,于是就沿公路向上飞跑,猛追前面的车队。同志们听到我的呼救声立刻停车,随即与我飞奔而下,看到大道奇卡车被垮塌石头卡住,但后轮的外胎已脱离公路吊在悬岩上。同志们迅速将头部受伤的小蒋和左腿流血的我扶上车,由汽车连的连长急送泸定县医院,由汽车连的指导员在后边处理悬在崖边上的卡车。

  车子载着我们颠簸半个小时爬上了2900余米的垭口(公路的最高点)后,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下行约1个小时,终于到达了红军长征飞夺泸定桥所在地的泸定县医院。医院要我们住院治疗,我不愿住院,医生为我进行包扎后,第二天我就随队出发了。(来源:《气象知识》2011年第五期)(本文由彭彦才口述,喻万勤记录整理)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