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精彩文章>气候变化

探访卡若拉冰川

对于卡若拉冰川的倩影,我一直存在着一种向往,每次路过,我都有一种冲动,希望能够离她更近一点,希望能够更近地抚摸她冰清玉洁的肌肤,希望能站在她的面前仔细端详她美丽的容颜,因为她正在一点一点地消退,留给我们的也许就只有记忆了。

矗立着的冰川就像并排的武士,威武的屹立在苍穹之间

  对于卡若拉冰川的倩影,我一直存在着一种向往,每次路过,我都有一种冲动,希望能够离她更近一点,希望能够更近地抚摸她冰清玉洁的肌肤,希望能站在她的面前仔细端详她美丽的容颜,因为她正在一点一点地消退,留给我们的也许就只有记忆了。 

  是的,在西藏,由于全球变暖,雪线上升,冰川退化已经成为了一种不争的事实,这一切绝对不是道听途说,而是我亲眼所见,每次经过卡若拉冰川,我的心就会被伤害一次,因为每看一次,她都缩小了一圈。 

  第一次探访 

  一般情况下,我们都是路过,包括很多来西藏的匆匆的游客,也都只是站在路边,用相机记录卡若拉的美丽,很短的时间之后,就又匆匆的走了。我也一样,由于工作的关系,经常路过,经常匆匆地一瞥,便分手了,没有机会去更近地目睹她的芳容。 

  2009年7月3日,我们在珠穆朗玛峰进行完自动气象站观测仪器的检修,在返回拉萨的路上,途经卡若拉冰川,装备中心主任看时间还早,说:“我们向上爬一爬,争取能够爬到冰川的跟前。” 

  听到这样的话,我像一个战士得到了盼望已久的上级的命令,没有丝毫的犹豫,带上我的相机和主任及两名机务员一同出发了。由于是夏季,天上布满了云,天气也不热,湿度又大,4个人行进的速度比较快,他们前面走,我在后面边走边用自己200mm的镜头拍照,冰川被镜头拉近之后,越发地显示出了她的美丽。整个巨大的冰川,因为融化,将其千年的积淀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了相机的显示器上,冰川上一层又一层黄白相间的花纹,让我联想到了树的年轮。冰川也是有年轮的吧,结一层冰,冬天的时候,大风将沙尘覆盖一层,来年再结一层冰,再覆盖一层沙尘。这样,很多年下来,冰川就形成了自己的年轮图案,尽管不很规整,但是却透露着历史的沧桑,这样的美丽,走得越近,看得越真,这促使我加快了行进的脚步。 

  然而,就在我们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能够接触到冰川的时候,天上下起了雨,起初雨很小,但很快就越下越大,因为害怕冰川由于雨水的冲刷出现松动,会从头顶上垮塌下来巨大的冰块,造成意外事故,出于安全考虑,我们果断地终止了这次行程,只好原路返回。 

  第一次的探访并不顺利,半途而废,但这并没有影响我探访卡若拉冰川的决心。 

  此后,我依然是多次经过卡若拉冰川,依然没有机会一睹她的芳容。 

  真正的探访 

  2011年11月初,单位团委组织活动,团委书记来征求我的意见,主题是爬山,原计划就在拉萨的周边举行,希望我能够参加,并为大家拍摄一些值得留存的照片。我来了一句“除非是去看冰川,否则我不参加。”书记说这主意好,于是就定下了这事。 

  真的决定了,我心中多少有点忐忑,虽说,冬天西藏的云很少,更别说下雨或者下雪了,但是那么高的海拔,我又曾在2008年的时候做过一次心脏手术,冬天的气温低,湿度低,气压低,大家的身体能够适应吗?缺乏锻炼的我能够经受住这样高强度运动的考验吗? 

  困难有,但决心更大,毕竟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啊,这是我多年以来一直期盼的一个愿望,是我这几年来一个最大的梦想,我怎么能够轻言放弃呢?! 

  11月26日,我们一行18人前往浪卡子境内的卡若拉冰川。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这18位队员中,有一个刚满10岁的孩子,他陪着我们走完了全程,他才是我们最大的希望。 

  在山脚下,我们用过了没有温度但依然好吃的牛肉、土豆和饼子,为登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有体力,才能够有活力。 

  12:20,我们出发了,刚开始,我们走在相对比较平坦的草甸上,大家又说又笑,心中荡漾着幸福,脸上洋溢着笑容。 

  行进地很慢,尽管有几个同事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但我知道在这样的海拔,我的身体不能贪图快速,只要一点一点行进,目的总是会达到的。 

  就在这时,同行的一个女孩脸色发白,气喘吁吁,显然是不适应这样的海拔,平时又缺少足够的锻炼,只好由一名组织者陪同她下山。 

  路还很长,我并没有想着一蹴而就,而是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而且为自己想好了退路,如果能到达冰川,这当然是最理想的,万一达不到,也不强求自己,毕竟我比上一次爬得更高了一些,这就足够了。 

  13:30,我最后一个到达了平台,其他的队友已经远远地超过了我。这本来是2009年时雪线的位置,但冰川已经退到了更后面,所有的人都上去了,我的心却狂跳不止,我必须停下来,否则可能会出现很糟糕的后果。 

  在休息了20多分钟后,我的体力恢复了。我需要再往前走走,毕竟已经到了这个地方,摸不到冰川,我总会留下遗憾。我选择的道路不是继续向上,而是缓慢向上的平移,我知道在西边有更大的冰川,位置毕竟要低一些。 

  确定了自己的行进路线之后,我向西盘旋上升,尽管很陡,但是对于小时候放羊经常在山坡上滚爬的我来说,不是难事。 

  让我非常感动的是,在石头丛中,竟然有一种不知名的植物顽强地扒着石头存活了下来,它的水分和养分是从哪里来的呢?我感到很不解,但我敬佩这种植物。 

  15:00,走走停停一个半小时,我终于见到了冰川,我摸到了冰川,内心被这种大自然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留下的杰作所震撼,面对这样的冰川,在一阵激动的快门响声之后,我坐了下来,来自人类社会的声音没有了,只有水流声,只有融化的水滴声,只有冰体之间的碎裂声,一切都静了下来,心也静地出奇…… 

最高处的冰川已经依稀能够看见裸露的岩石,我们多么希望她美丽的容颜能够慢点消失

  美丽的冰川 

  只有站在冰川跟前,你才能感受到她的无限美丽;只有触摸到冰川,你才能得到一种巨大的心灵的震撼。美景往往为勇者展现,所谓的“无限风光在险峰”,也就是这个意思,只有你经历了艰难险阻,你才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美景,你才有别人无法体验的感受。 

  巨大的冰川像一排排矗立的武士,非常威风,冰体在强烈的阳光的照射下,像巨大的玉石般闪闪发亮,心中只有一个词,那就是“震撼”,她确实让我感到震撼。 

  走近冰川,你会听到融化的水的滴答声,这声音让我感到有些惋惜,这么急速地融化下去,冰川就会越来越小,就会离我们越来越远。 

  融化的水在流动过程中可能出现二次结冰,因而就形成了巨大的冰柱,最粗的冰柱和一个成人的身体相当。 

  在冰川跟前,我还听到了“嘎嘣”的碎裂声,那是冰体因为融化而产生的,有一些巨大的冰体从冰川中倒塌下来,散落成大小不一的冰块,晶莹剔透,很好看,也让人感到惋惜。据我的一位同事说,在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冰川就在路边,短短的30年时间,冰川就退却了200—400米的垂直距离(路边的海拔为5000多,冰川退的最高处的海拔达到5400米)。 

  有幸的是我见到了2009年,西藏气象局的专家在这里标定的雪线的位置,才过去两年多的时间,冰川向后退却的直线距离接近40米,这确实让我感到遗憾,这些美丽的冰川也许在十几年、几十年之后就会永远地离开我们。 

气象局2009年1月9日标定的雪线又往后退却了近40米

  古人说:“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今人说:“九寨归来不看水。”我要说:“卡若拉归来不看冰。”不是妄言,那一张张图片就是最好的证据。 

  西藏的冰川展现的不仅是美丽,她是西藏乃至全国非常重要的固体水库,一旦她们消失,我们国家大江大河源头的水就会减少。在瞻仰她美丽的同时,我们更应该深思,更应该行动起来,为保护我们的地球尽自己一点力量,让美丽继续留下,让水库继续有水。 

  艰险的归程 

  在欣赏完冰川的美之后,我没有选择原路返回,事实证明我的这个选择是错误的,因为我将为此付出很大的代价。 

  我向山下走去,尽管我希望在这样静寂的环境中能够多停留一会,尽管我希望能多瞻仰一会这大自然的杰作,但是我必须回去,毕竟我是一个脱离队伍者,我不愿队友为我担心;毕竟我选择的是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完成归途。 

  往西,往西,因为西边有更大的冰川,更多的看点。 

  15:30,我沿着冰川的边缘下山,看到了很粗的冰柱,看到了凝固而成的瀑布一样的冰体。 

  在这里我用相机自己给自己拍摄了两张照片,能到这里来,也不容易啊,要留张照片才好。拍完照片,我没有选择一直向西,因为要一直走过去,实在是有点远,而是选择了向西且逐渐向下的方向,实践证明,这一次我又错了。 

  16:30,我下到了一个地方,心想着从这里直接下去,会省去很多路程,想着偷懒的我,却悲哀地发现,三面都是悬崖峭壁,而且很高,很陡,从这里下去,只能选择跳,而不是走,跳下去的结果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粉身碎骨!没有办法,我只有原路返回,走冤枉路。 

  16:40,走到一个水流湍急的地方,中间有一块大石头,贴着身边的石头,踩着溪流中的石头,我跨了过去,算是度过了一道难关。至此,我再也不敢有侥幸心理,还是老老实实地西行吧。 

  16:50,我来到了一个悬崖峭壁处,所幸的是有一个很窄的台阶,窄到只有身体贴着才能过去,我不想再往上走了,这样,时间和体力的消耗都太大。慢慢地往过挪,我没有向下看,因为齐刷刷的峭壁会让人感到眩晕。在挪动的过程中,脚下的一颗石头掉了下去,经过多次的碰撞最后碎成了粉末,我的身上惊出了一身冷汗。没有办法,骑虎难下,我还是硬着头皮往过挪,最终挪过去了,又过了一道难关。 

生活在5200多米的植物特写

  再往前走,道路就顺利多了,我也没有什么可惧怕的了,行进地还算顺利。 

  17:00,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片碎石滩,是斜着向下的,有一定的坡度,走在上面,脚会因为石头的形状而变形,但是毕竟没有那么可怕了,几次差点摔倒,几次差点扭脚,但是都挺过来了,毕竟我小时候放过羊,生活阅历让我有足够的经验应对这一切。 

  17:15,我经过了这片碎石滩,整个脚感觉都变了形,踩在平整的土地上都觉得不平整了。在我面前的,又是一片乱石堆,我得绕着或者跨过这些大小不一的石头,又是一段很耗体力的路程。 

  17:25,我终于踩在了软绵绵的草甸上,心一下子轻松了,这个时候,队友的电话来了,尽管信号不好,但折腾了两次,他们知道我还平安,也就放心了,我也因为他们的问候而感到无比的温暖。 

  17:30,我看到了自己的队友,一下子瘫软地坐在地上,我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在短暂的休息之后,我用三脚架给大家拍了一张合影,便上车返回了。 

  回到拉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8:30了,坐在凳子上,我全身都像散了架一样,曾经经历过的艰险,还在脑海中不停地映现,但是毕竟我回来了,人生的道路不也如此么?途中有艰辛和困苦,但也有美景和希望。我对归途充满了希望,因为我看到了悬挂在空中给我温暖的太阳,因为我看到了远处那几辆等待我的汽车,因为我时不时会接到信号不好一接就断的电话,他们都在等着我,他们就是我的希望,就是我前进的动力。 

(本文获2012年优秀文章二等奖  作者:王元红)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