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精彩文章>气候变化

高原科考--异常气候下的艰辛

  我曾多次进藏,藏北也去过,但参加科考还是第一次,颇有新鲜感。科考队员来自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中国科学院、中国气象局、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等单位,由专业涵盖了气象、地理、遥感、生态、防灾减灾、气候变化、能源政策研究等领域的人员组成,既有不同的任务,也有交叉的合作。

  作为对全球气候有重要影响的青藏高原,气候资料相对稀少,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是这次考察的重要任务之一。当然,还有考察人文、资源、观测方法等方面的内容。

  2019年8月5日,飞机下降时看到拉萨的河水连片成势, 仿佛一片汪洋;在拉萨着陆时,阴雨绵绵,显然雨水已不是持续一两天了。问过才知道,2019年6月以来西藏天气炎热,有媒体发布消息说“拉萨自1955年有气象观测记录以来首次进入夏天”。7月3日开始,旱涝急转,雅江流域进入雨季,持续一个多月时间,实属历史少见。30多天的连阴雨,从时间上看与江淮梅雨季应是相当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琢磨是否也可再发一条新闻—“西藏首次进入梅雨季节”。

  8月6日从拉萨出发,一路向西,要去藏北无人区附近。出拉萨不远,几个考察队的年轻人便迫不及待地要利用无人机携带探空仪对大气底层进行温度、湿度等要素的探测。停好车,架好天线,连接好了探空仪与无人机,没想到无人机拒飞。原来无人机判断出此处还属于拉萨机场的空管区,于是又走了100多千米后,在一片草石滩上才试飞成功。中午,考察队集结到了浪卡子气象局,略休息后前往附近的一个海拔高度在4700~4900米的冰川,开始了科考活动。任务之一是进行光谱仪计架设测试,这种设备可以安装在地面或无人机上,直接获取大气和植被的光谱信息,对飞机、卫星上的光谱仪器进行校正。另一个项目是对冰川融化后水流变化的记录,这需要在水下安装设备,特别是要做较牢靠的固定。考察队长亲自穿上防水衣下水安装,还要通过金属线和大石头将仪器固定,在冰凉的水中作业,很是吃力,小伙子作业完上来已是气喘吁吁。第三项任务是在尽可能靠近冰川的地点安装一个自动气象站,对环境的气象条件如温度、湿度、风向、风速、气压、辐射等进行实时监测,地点选在了靠近冰川脚下的海拔4900多米的石台上。几个年轻人显然是经过训练,比较熟练地操作着自动气象站的安装。但野外的环境毕竟不同,零件不足、固定条件不好,各种异常情况不断出现。在氧气不足、阴雨不断且寒冷的冰川脚下完成了这几项工作后,人们已是筋疲力尽了,最后下山的4位主要承担人还遇到了冰雹的侵袭。两个女生浑身湿冷,不得不在两名男士的拖带下返回车上,实为惊险。回想真是后怕,这些80后、90后的年轻人,特别是几个外表略显纤弱的女生,在高原上体现出的精神和毅力令人钦佩和感动,也预示出未来的希望。

  8月7日从浪卡子启程后,天气开始转好。或许是老天爷觉得昨天对我们的阴雨折磨有点过了,今天是蓝天白云。在明媚的阳光下,青山碧水,绿油油的青稞麦,黄灿灿的油菜花,好一幅醉人的画卷,令人心情舒畅,这才是应该留在记忆中的青藏高原啊。从浪卡子县城出发几十千米的路程,就看到位于公路旁的卡若拉冰川。西藏有许多著名的陆地冰川,如位于林芝波密县的米堆冰川、位于那曲双湖县的普若岗日冰川,离公路只有几百米的卡若拉冰川成为赴西藏旅游者的最爱。冰川很壮观,巨大的冰舌向下延伸,据说以前冰舌可以到达公路一带,现在已明显退缩了,这应是气候变暖的重要印证。在冰川脚下的一片草滩地上安营扎寨后,我们开始了今天的观测试验。两架无人机被放飞,一架飞向冰川,对冰川进行航拍;另一架做低空观测,与探空仪一起飞向高空。有了阳光照射,是开展光谱观测的好机会,显然不能错过。虽然是高原缺氧,但宜人的景色增添了工作的兴致。

  荒滩、草地、山岭、冰川、青稞麦田、油菜花海,在一般人眼里感受各异,会从不同的视角理解、欣赏,但在科考队的遥感专家眼里却都是利用光谱的捕捉对象:只有将这些陆面上不同反射体的频谱差异通过高精度的仪器近距离搞清楚了,才能通过检验对比使大范围的卫星遥感观测结果贴近实际。能源政策研究专家在进行农户调查时,发现西藏用电价格比北京还高,意识到其中大有文章可做:高原上有丰富的清洁能源资源,水、风、光都很充足,完全可以解决西藏的能源问题,还能输出解决收入,并且能成为发展低碳经济、建设美丽西藏的重要切入点之一。这就要从机制设计、技术选择、资金渠道等方面采取措施,提出方案。专家自有专家的思考,随着考察的深入,还会有新的想法冒出,期待未来的推进。我们完成了今天的重点观测任务,继续西行,路还长。

  8月8日科考队安顿在了申扎县城,这里海拔4600多米。初到这样的高度,对身体是个考验,夜里睡不踏实,但沿途的景观给人留下了美好的第一印象:远处可以看到巍峨的雪山,路边有大片绿色湿地,草滩中一汪汪积水与夕阳辉映,悠哉的牛羊,欢快的水鸟,构成和谐生态的美景。第二天一早沿着湿地边的小路散步,拍到了4只未曾见过的鹤鸟,后来听当地人介绍,是被列为国家一类保护动物的黑颈鹤,很珍贵。

  8月9日完成了在位于申扎的甲岗冰川脚下海拔5400米处建自动观测站的艰辛任务。承担此项任务的是队中包括3名女生在内的6位勇士组成的小分队。这一天是此次高原科考中最值得记录的一天。按任务分工,多数人要留在县城,与当地县政府和几位部门领导座谈,探讨与申扎经济、社会、气候生态相关的一些问题,这也是我们这次考察的重要内容。座谈会很顺利,在许多问题上达成共识,如低碳发展、清洁能源、旅游经济、气候综合监测等。会议结束后,虽然当地又安排了其他考察活动,但大家的心思始终被前方建站的进程牵挂着。大家通过微信与前方小分队保持着联系,知道他们09时30分启程,13时10分左右到达现场,准备了一会后,约14时后开始建站。放心不下的我们聚集到山脚下(4800米)时是15时15分,微信群里显示“建站完毕,准备下山”的消息,既令人振奋,又让人担心—毕竟经过一天劳动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了,下山也非易事。大家不约而同开始向山上移动,希望能与返程将士们会合,也很想能帮他们一把。到达冰川脚下需要翻越3个高坡才能到达5400米。经过艰难的攀登,当我们到达了第一高坡接近5200米的高度时,远远看到对面山上的人影,这绝对是我们的勇士们,因为此时不会有什么人在此处出没了。望着小分队迈着几乎蹭着地皮的脚步缓慢向山下移动,显然他们正在经历着极限的考验。终于会合时,疲惫的队员们一边坐在石头上休息,一边给我们慢慢诉说在山上工作的情景。我们只看到他们顺利归来,很难体会到他们经历的艰辛,当听到在山上因某些突发状况而产生“崩溃”“绝望”的心情时,我试图想象了一下当时的情景:皑皑冰雪下,凄凄风雨中,缺氧、头疼、无力、寒冷、无助,好在队员间相互鼓励、彼此加油,为了探索大自然的奥秘,不惜透支自己的体能,坚持、付出、磨炼。当他们建好的气象站被同事们从照片里看到,当北京也收到了观测传回的信息时,我心中对参与建站的勇士们充满敬意,有这样的精神、毅力和能力,相信他们的未来肯定是会有所作为、有所成就的!

  科学无止境,一路前行。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