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精彩文章>谈天说地

话说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位于青藏高原的腹地,藏语意为“美丽的少女”。它以可可西里山脉为主体,涵盖昆仑山脉以南、唐古拉山脉以北的高海拔中低山和湖盆平原区,东到青藏铁路东侧,西与西藏北羌塘毗邻,西北角与新疆相连。这里平均海拔高度在5000米以上,总面积约为8万多平方千米,是我国第一大河——长江的主要源头区。

  神秘的雪域高原

  两亿多年前,由于地壳运动,横贯欧亚大陆的古地中海(特提斯古海)隆起而成为陆地,其后的喜玛拉雅造山运动,使这块陆地从平均海拔1000米级距跃升至4000~5000米,有的地区甚至升高达6000米以上,这块陆地就是被称为“世界屋脊”和地球“第三极”的青藏高原。在这个高原上,最先隆起的两座山脉为昆仑山脉和可可西里山脉。在这两座山脉的周围地区是面积近50万平方千米的青藏高原无人区,可可西里就是这片高原无人区中最神秘、最雄浑的一方圣土。而今,这里是我国最后一块保留原始本相的自然之地,也是“地球上最后的一片净土”。

  可可西里是一片因荒凉而美丽的土地,在其广袤的胸膛上,有许多常年积雪的山峰,在群山身旁发育着面积广阔的现代冰川,冰雪资源是青藏高原上最丰富的地区之一;还有众多的河流和湖泊,大小湖泊共计1000多个,其中面积在1平方千米以上的达到107个。久负盛名的湖泊有卓乃湖、库赛湖、西金乌兰湖、乌兰乌拉湖、勒斜武担湖等,湖水碧青,水色湛蓝。在宁静的蓝天下,白云在湖水里游荡,雪峰倒映在湖水中起舞。这些高寒湖泊湿地,在长江源头区水源涵养和生态环境和谐稳定等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可可西里的湖盆平原区属高寒干旱气候,高山区及山麓地带属高寒半湿润和半干旱气候。这里虽然太阳辐射强烈,日照时间长,但气温很低,年平均气温-4~6℃,地面极端最低温度达到-40℃左右;属多年冻土区,最大冻土深度超过2.5米;常年多大风,最大风速达到20~28米/秒。由于空气稀薄,气压较低,氧气只有低海拔地区的一半左右,烧开水的沸点大约只有80℃。可可西里气候严寒,生态环境恶劣,除了生长着稀疏矮小、耐高寒的草被外,没有树木和人类村庄,被人们称为“生命禁区”。

  让人们感到惊讶的是,可可西里竟然也孕育了众多生机勃勃的生命,被中外学者称为“世界上最高的天然动物园”,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天堂”。研究青藏高原的学者认定,可可西里是青藏高原5处具有国际意义的陆地生物多样性的关键地区之一。据统计,这里生长着高等植物102属202种,其中84种为青藏高原所特有,是植物研究的天然基因库;拥有野生动物多达230多种,其中属国家重点保护的一二类动物就有20余种。在可可西里山区、草原和沙漠中,除了生活着藏羚羊、野牦牛、野驴等珍奇的动物外,还有雪豹、岩羊、棕熊、雪鸡、金雕、秃鹫、藏狐、赤麻鸭、黑颈鹤等动物。在野生动物中,成年野牦牛体重可超过1000千克,成群奔跑时会令人有地动山摇之感。

  可可西里冰冷的湖泊,大部分湖水中的含盐量为5.3%,超过了海水含盐的浓度。在这些盐湖中大多生存着一种叫“卤虫”的低等动物,这种微小生命在盐湖中因为没有天敌而旺盛地生长着。它们很像鱼虫,是一种节肢动物,被人们重视的原因是它们很适合作为水产养殖的饵料。美国人在上世纪20年代发现了它们的经济价值,开始捕捞。近20多年来,国内卤虫价格曾高达每吨人民币70多万元,市场空缺还很大。青海省各个盐湖就曾出现过上万人捕捞卤虫的情景,这一度造成高原盐湖中这唯一的生命出现了比藏羚羊还要危急的境地。

  可可西里可算是一片真正意义上的高天阔土。这里云少晴天多,稀薄而清洁的空气使其湛蓝色的天空因纯净而透明。只要你登高远眺,几百千米以外的景物任你用心灵去触摸和感受,但你却很难涉足那些每天都可以观赏到的他乡美景。

  可可西里是我国新生代地质时期火山最多的分布区,岩石类型最为丰富。科学家意外地发现,这里的地下“地震S波”竟然不能通过,这种现象只有地下岩石熔融为液态或半液态才会出现。因此,专业人士认为,可可西里的地下可能是液态岩石。

  在可可西里荒凉而深邃的外表下,聚集着丰富的财富。我国最大的黄金矿脉就分布在这里,其中以红金台、马兰山、辉山、凌格勒河流域等的金矿最为富集,有些地方被人们称为“金带子”。据测定,有一条金脉每立方米砂子中含金量30克,而世界黄金开采的工业指标是每立方米砂子中含金量为0.2克,超过工业指标的140倍。而且,可可西里的黄金品位很高,其中红金是黄金中的极品。水晶是可可西里的又一大宝藏,在唐古拉山西段的高山峡谷、悬崖绝壁中,埋藏着大量优质水晶。此外,根据专家以往的研究资料和近年来卫星遥感数据分析,可可西里可能蕴藏着巨大的油气资源。

  藏羚羊的故乡

  可可西里和三江源区的其他地方、西藏的北羌塘及新疆的阿尔金山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藏羚羊的分布区,其中可可西里则是藏羚羊的故乡和主要分布区。藏羚羊是青藏高原野生动物的代表和优势种群,是我国特有的物种,具有鲜明的民族性,引起世界上动物生态学家的高度关注。因此,藏羚羊被确定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吉祥物——5个“福娃”之一。正是因为藏羚羊,可可西里才成为我国家喻户晓之地。

  藏羚羊凭借着嗅觉和其他尚不清楚的某种能力,就能找到合适的迁徙路线、较好的操场和水源。它们体形较小,特别机灵,在山地和平坦草原上,甚至在沼泽地带,成群奔跑都很轻快,有“高原精灵”之美称。

  从昆仑山口至五道梁,是可可西里藏羚羊最大的活动区域和迁徙通道,每年的12月藏羚羊在这里交配,来年5月至6月间迁徙到可可西里深处进行产仔,8月它们又会经过上述通道散布到其它地区去生活繁衍。

  高原生态学家的研究得出:大量的藏羚羊可为贫瘠的高原土壤提供大量优质的有机肥料;藏羚羊春天对牧草的适度践踏,就像农民早春对冬小麦苗进行镇压一样,能起到促进牧草壮苗和分蘖的作用,从而使牧草在夏、秋季良好地生长,为藏羚羊自己和其他食草动物创造了生存条件;大量藏羚羊产仔遗留下来很多的胎盘,以及一些老弱病残者,为许多高原肉食动物和水域中的鸟类提供了食物。因此,藏羚羊在维护以可可西里为核心的三江源区生态平衡和食物链中,起着举足轻重、不可替代的作用。

  适应高寒气候的藏羚羊,其羊绒轻软纤细,弹性很好,保暖性能极强,被称为“羊绒之王”。以藏羚绒为唯一原料制成的“沙图什”(SHAHTOOSH)披肩,因其昂贵的身价被称为“软黄金”。这种美丽华贵的披肩,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风靡欧美市场,成为贵妇、小姐显示身份,追求时尚的一种标志。国际市场上每年藏羚绒的贸易额高达上千万美元,上世纪90年代伦敦市场上一条“沙图什”的售价超过3500英镑。

  国际市场对藏羚绒的巨大需求及其昂贵的价格,给藏羚羊带来了灭顶之灾。自从“沙图什”面市后,在可可西里每年10月至来年8月,利欲熏心的武装盗猎者驾驶着汽车疯狂地枪杀藏羚羊。由于藏羚羊的集群性,群体中一旦有一只被枪杀,其他藏羚羊不但不逃跑,反而围着死者久久不愿离去,因此藏羚羊往往一群群被杀光剥皮弃尸。从藏羚羊皮摘取的羊绒,“走私”到其它国家加工制成“沙图什”,成为抢手俏货。每只藏羚羊只能取绒120克至150克,一条长2米、宽1米、重100克的“沙图什”,需要以3只藏羚羊的生命为代价。“沙图什”已成为藏羚羊这一优秀而美丽物种惨遭杀戮的罪恶根源。

  在盗猎者罪恶的枪口下,可可西里的藏羚羊种群濒师灭绝,到上世纪90年代初,这里的藏羚羊由原来的数百万只锐减到1万多只。人们在可可西里破坏藏羚羊种群,已严重地威胁到这里的生物链条。为了保护藏羚羊种群,1997年底,我国国务院批准成立了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及其管理局。此后,在国家林业局组织下,有效地遏制了日益猖獗的盗猎藏羚羊的活动,使可可西里的藏羚羊数量近年来有了明显的增长。

  生态环境面临危机

  上世纪80年代以前,可可西里依然是一个人迹罕至的野生动物的天堂。80年代至90年代,随着人们物欲迅速膨胀,每年都有上万人进入可可西里采金、捕捞卤虫和从事其他经济活动。在短短20多年里,由于人们滥采、乱捕等活动,可可西里北部东起库塞湖西至巍巍雪山,河流干涸,到处是采金造成的淤积沙堆,淤沙在大风作用下覆盖草地,致使草被死亡,从而造成新的沙土裸露,随风蔓延;在其南部,有卤虫分布的湖泊周围地区,草地被车辆碾坏,汽油桶、铁皮、柴油、煤炭、塑料和各种生活垃圾四处抛撒,狼藉不堪。人们滥采、乱捕不仅严重破坏了可可西里的自然资源,也使这里的生态环境明显趋于恶化。

  人们在可可西里滥采、乱捕的同时,还大量猎杀一些野生动物食肉、剥皮贩卖。后来,发现藏羚绒更值钱,盗猎者就对藏羚羊进行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血淋淋枪杀。大量猎杀藏羚羊和其他野生动物,破坏了可可西里在长期历史中形成的食物链及其生态系统的稳定性。

  可可西里周围牧区人口和牲畜数量的不断增长,使得当地的草原生态环境难以保证人畜的继续生存,于是造成一些牧民涌入可可西里无人区。目前,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不仅在“缓冲区”有人在放牧,就连“核心区”的西金乌兰湖、乌兰乌拉湖、长江北源楚玛尔河上游等地区也都有人在放牧,牧民的活动范围约占保护区的25%。牧民进入可可西里,大量牲畜无节制地啃食生长缓慢的高原牧草,不久就使草场退化。牧民为了生存又不得不向新的无人区迁徙,这样就造成放牧线不断上升,无人区逐渐缩减,从而使可可西里生态环境趋于恶化。

  近20多年来,可可西里尚未受到人为干扰和破坏的无人区,其水环境和植被也呈现恶化的趋势。这主要表现在:高山冰川表层变薄和末端退缩;多年积雪减少,雪线上升;多年冻土层变薄;湖泊数减少,许多沼泽萎缩和盐碱化;高寒草原大面积退化、沙化和盐碱化。

  气候变暖对生态的影响

  可可西里马兰冰芯中δ180记录表明,该地区近100年来的气温变化具有上升的趋势。据器测气象资料分析,近40多年来,可可西里地区年平均气温和年平均地温分别以每10年0.33℃和0.37℃的速度上升,年和夏、秋季的降水量变化呈现减少的趋势,而年水分蒸发量变化则呈现为逐年增大的趋势。

  可可西里的高寒气候,为其自晚新世地质时期以来和现代多年冻土的形成和保存提供了必要的条件。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大背景的影响,近几十年来,可可西里的冻土呈现冻结持续日数缩短、最大冻土深度减小、多年冻土面积萎缩、季节性冻土面积增大和冻土下界上升等趋势。

  可可西里地表的生态系统,是在长期高寒气候条件下形成的,大多建立在多年冻土环境的基础之上。这是一个长期适应高寒气候而形成的较稳定的自然生态系统。随着近几十年来气候明显变暖变干,引起可可西里高山区的冰雪量和从山区下泄的径流量减少、多年冻土退化,致使这里的地表面、近地空气层和冻土层原有的水热条件明显恶化。这样,就大大破坏了可可西里生态系统原有的稳定性,导致其植被衰败,土地趋向荒漠化。可见,气候暖干化无疑是可可西里生态环境出现恶化趋势的主要原因,而人们涌入该地区放牧和开展其他经济活动,更明显加快了生态环境恶化的进程。

  包括可可西里在内的三江源区的经济总量虽然很低,但由于这里是“中华水塔”和我国西部地区降水的“调解器”,其生态价值却极为重要。因此,可可西里的保护绝对重于开发。要保护和改善可可西里的生态环境,目前最重要的举措是全部迁出入侵的牧民,严防盗猎野生物和其他经济活动,使这里真正成为无人区,让其生态环境自然恢复。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