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 > 历史期刊
2010_2_文章

  众所周知,青藏高原不仅是我国最大的高原,也是世界上最高的大高原,它的变迁及其影响,特别是其生态环境恶化已经引起人们的普遍关注。   

  沧海变高原的地质简史   

  青藏地区在二迭纪(距今前2.7亿年—2.25亿年期间)早二迭世晚期以前,是横贯于亚欧大陆南部的古地中海(又称特提斯海)的一部分。从这个地质年代开始,由于地壳相继发生了海西、燕山等构造运动(距今前2.7亿年—0.7亿年期间),古地中海逐步向南撤退。与此同时,亚欧大陆逐步向南增生,古地中海逐渐封闭起来。发生在早第三纪(距今前0.7亿年—0.25亿年期间)始新世(距今前0.6亿年—0.4亿年期间)的喜马拉雅构造运动的第一幕,使亚欧大陆和属于南大陆的印巴次大陆联结起来,从此青藏地区全部脱离了海浸成陆,古地中海完全退出了青藏地区。但是,整个来说这个时期的青藏地区海拔并不高。   

  时间推移至晚第三纪(距今前0.25亿年—200万年期间)的中新世,持续的喜马拉雅山构造运动使喜马拉雅山开始隆起,但直到上新世青藏地基的平均高度仅1000米左右,喜马拉雅山还相当低矮,其地形未能成为来自印度洋的西南暖湿气流进入我国西北陆区的障碍,其气候尚为热带或亚热带类型。   

  青藏高原强烈隆起的时代始于上新世末,到第四纪(距今200万年前开始至现在)早更新世,青藏地区隆起成为一个平均海拔达到2000米、山地高度可能超过3000米的高原。但此期间高原还不能完全阻止浓厚的天气系统——西南暖湿气流北上,柴达木盆地出现广阔的湖盆和较稠密的水网即是例证。   

  中更新世青藏高原的构造运动十分强烈,根据孢粉资料并考虑古土壤等其他因素,中更新世纪晚期青藏高原平均高度应在3000米左右。现在,青藏高原平均高度已达到4500米~5000米,比中更新世纪晚期高出1500~2000米,据地质科学家研究,青藏高原的这个隆升量主要是在晚更新世的10多万年中完成的。因此,晚更新世是青藏高原加速隆起的时期,是其自然景观终于接近现代格局的关键时期。在这个时期,我国西北内陆区现代干旱环境以及江南多雨环境的气候格局基本“大势已定”。   

  第四纪全新世(即现代间冰期)至今已延续了1万年,青藏高原在此期间喜马拉雅构造活动也是很强的。据在青藏高原东南部重复水准测量的资料显示,近期这里仍然在快速上升,其上升量每年平均达到3.2毫米~12.7毫米。这些事实说明,造成青藏高原隆升的力量仍然在继续活动着。   

  青藏高原是新生代(距今0.7亿年前~全新世)晚期亚洲大陆上发生的最伟大的地质事件之一,其隆起有两个特点:一是在时间上具有明显的阶段性,并有后期加快的显著趋势。从上新世晚期青藏高原面的高度只有1000米算起,至今高原面的累计上升量达到3500米~4000米,如果以第四纪180万年—200万年计算,平均每年约为2毫米的上升量;但晚更新世以来仅10多万年,青藏高原面的上升量就达到1500~2000米,平均每年的上升量可达到10毫米以上。这说明青藏高原隆起后期加速的性质是明显的。二是从地壳构造运动的角度来说,青藏高原是作大幅度整体式的板块上升的,其高原面相当完整。   

  高原隆升引起其生态环境恶化   

  我国地质地理学家的研究资料表明,在中晚更新世以前,青藏高原的西部、东部和北部,曾经发育了一系列面积达到几万至十几万平方千米的大型古湖泊,如位于西藏中东部的古纳木错和中西部的扎布耶茶卡、塔若错、学里错、孔且错等。但自中晚更新世开始,青藏高原上众多的古湖泊就不断发生分化,逐渐萎缩,一些较小的湖泊还不断消失,已形成十条古湖岸沙堤。时至20世纪80年代初,纳木错(湖面高程4718米)已缩小至1940平方千米。随着古湖泊的萎缩或消失,湖积平原出现明显的盐碱化、沙漠化和草场退化。   

  近几十年来,遥感地质和区域地质调查资料显示,青藏高原的冰川正在退缩,其范围和体积不断缩小,雪线也在快速升高。长江源区仅1993—1995年间,因冰川表层变薄和末端退缩而引起的冰川水资源的减少量,就在7亿立方米以上;位于长江源头核心区的曲麻莱县,近年来全县常年性积雪已减少了95%,致使现代许多湖泊也正在不断萎缩或干涸。位于黄河源头核心区的玛多县,其境内曾经分布着大小湖泊4077个,享有“千湖之县”的美誉,其中扎陵湖及其东面的鄂陵湖是黄河源区最大的一双淡水“姊妹湖”。如今玛多县境内90%以上的湖泊已经干涸,其数量已锐减至300多个,鄂陵湖和扎陵湖水面至少分别约退缩了200米和400米,水位约分别下降2米和3米。   

  据地质地理学家分析,造成青藏高原水文环境严重恶化的主要原因,是该高原在晚更新世大幅度隆升,达到接近现代的高度和格局,此后又不断升高,高大的喜马拉雅山脉阻挡了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流进入高原腹地,导致其水量补给严重不足,气候变得很干燥。科学家预言,随着青藏高原的不断隆升,还将其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气候朝更加干旱、寒冷的方向变化,现有的高寒草甸和高寒的植被则向高寒荒漠植被方向发展,土地将更加沙化和盐碱化。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的恶化,除了地质构造活动引起其不断隆升这个主要因素外,人类不合理的经济活动(如过度放牧、滥挖药材以及忽视环境保护的矿山开采、道路和城镇建设等)也是一个重要的驱动因素。由于青藏高原干旱、长期低温和短促的生长期,使得这里被破坏了摹植被很难恢复。   

  青藏高原的生态环境,通过发源于该草原的各大水系与东亚、东南亚、南亚的生态环境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对这些地区的生态环境安全和社会经济发展产生着巨大的影响,是这些地区最重要的、影响范围最大的生态功能区。但由于青藏高原海拔高、自然条件严酷,致使其生态环境极为脆弱,抗干扰和自我恢复的能力极低,又是世界级的生态功能保护重点区域。因此,当今世界对青藏高原的生态环境保护应当给予极大的关注。   

  高原对自然地理环境的影响   

  高大的青藏高原,巍然矗立于亚洲的南部,它的隆升和存在对亚洲及至世界的自然地理环境都产生着重大的影响。这里选择几个事例加以说明。   

  破坏地理纬度地带性 青藏高原在我国中纬度地区崛起,巨大的高原面积和体积占据了地球大气对流层1/3~1/2的高度,给大气环流以强烈的影响,大大地破坏和掩盖了我国地理环境由南向北的过渡性和沿纬度分布的地带性。按照纬度来说,青藏高原约位于北纬26~40度之间,与我国东部的华中地区和华北南部的纬度相当,应当属于亚热带和暖温带气候区。但是,由于青藏高原面积巨大,而且地势高峻,迫使高空西风环向高原南北两侧分流,在高原上空生成“青藏高压”,使得青藏高原形成一种干旱少雨、气温低、气温年较差小而日较差大、太阳辐射强烈、日照时间长的温带大陆性高原气候。青藏高原无论气候、水文、土壤以及动植物等方面,都表现了与同纬度地区大不相同的特点,因而其农林牧业生产的布局也就与同纬度地区有很大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