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4年>2014年第4期>文章

百年青岛 气象史话

  

  青岛是中国近代气象事业的发祥地之一。鸦片战争之后,西方列强大举入侵中国。德国殖民者凭借坚船利炮,强迫清政府签订《胶澳租界条约》,进入青岛。由于青岛海洋环境优越、地理位置重要,近代气象等科学事业率先出现,成为中国最早开展气象科学事业的城市。在20世纪初,青岛观象台就被誉为亚洲的三大气象台之一,与香港天文台、上海观象台并驾齐驱。青岛的气象科学发展,伴随着中华民族的兴衰,走过了艰难曲折和奋进豪迈的历程。德国殖民者进驻青岛后,为了发展港务和航政事业,于1898年3月1日在今馆陶路一号设立气象机构,开始气象观测,定名为“青岛气候天测所”;同年10月将天测所迁至今上海路;1905年5月10日又将天测所迁到水道山,即现今的观象山。1910年6月11日,德在外各舰队集资在观象山上建筑办公大楼及宿舍。1911年1月1日,德政府将天测所更名为“皇家青岛观象台”,其职责规定为气象观测、天气预报、天文授时、地震观测、海洋潮汐观测、地磁观测、地形测量、舰船仪器补给检查等,并辖属济南、张店、潍坊等10处测候所。德国人创世之初的勃勃雄心,不仅溢于言表,还以主人身份在观象大楼正门庭的青玉石碑上镌刻文字,向世人宣告:“远离故土的德国使者, 建此高楼于异国海滨。任凭风暴汹涌,抑或电闪雷鸣,危机时总会向你通报……德意志人在向世界问候。”

  1914年夏,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对德宣战,德军投降,日军占领青岛,青岛观象台落入日本人手中。1915年日德战争结束,中国政府要求日军撤离青岛,日本政府不但无理拒绝,反而向中国政府提出了意在灭亡中国的“21条”,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日运动,掀起了波澜壮阔的“五四”运动之潮,“誓死力争,还我青岛”的声音响彻全国。在不懈努力之下,1922年12月10日中国政府收回青岛主权,将原日本控制的青岛测候所正式更名为“青岛测候局”,后又改称“胶澳商埠观象台”,再后改称“青岛观象台”。

  这其中还有个小插曲。收回青岛主权后,最初拟定观象台隶属于特别市教育局,但是中央研究院以观象台为高层学术研究机构为由,力持不可,几番交涉之后,观象台最后隶属中央研究院,仍请青岛特别市政府直接管辖。这次轰动一时的中央和地方隶属之争,足见青岛观象台在当时的影响和地位。

  我国北方最早的现代气象观测

  1924年1月,蒋丙然、竺可桢等人第二次集结,前往青岛接收青岛观象台,终于在同年2月15日正式接收青岛观象台,并于当日正式开展了气象观测,其他各项业务也开始正常运转。自接收青岛观象台伊始,蒋丙然即行统筹观象台各项业务,实施全台管理领导。1924—1937年的10多年里,蒋丙然身先士卒,并且得到蔡元培、李石增、杨杏佛、高鲁、竺可桢等要员名流的支持,带领全台同仁,加强观象台的全面业务建设,用循序渐进的规划和发展开拓的精神,努力创造新的业绩。

  气象科学是观象台的主业,蒋丙然努力拓宽观测领域,新设了高山、沿海和学校的测候站、所,实施了高空经纬仪测风,并为天气预报专业设立专门的学术委员会,开展理论技术研究,与国立山东大学联合教学实践。在天文方面,展开太阳黑子及行星观测,积极组织参加两次“万国经度测量”活动,两次均获国际大奖,得到国内外同行的称赞。

  青岛观象台的海洋研究开创

  了中国海洋科学事业先河

  1928年观象台设立了中国最早的海洋研究机构“海洋所”,1930年编辑出版了中国第一个海洋科技刊物《海洋半年刊》。另外,青岛观象台代表市政府与北平研究院合作,开展了青岛胶州湾及近海的4次海洋调查,观测分析了460个站点的海洋物理化学性质。1930—1934年,承担建设了青岛水族馆和中国青岛海洋研究所。地震和地磁观测方面也卓有成效,地震方面:可观测记录到范围在4000千米以内,感度达到1万千米之外;地磁方面:对山东半岛沿海各县磁力进行了全面普查,结果上报。在此期间,观象台的主要学术成果,具有代表性的有蒋丙然的《云与天气》及《青岛气温之研究》、魏元恒的《中国上空气流之研究》、王应伟的《新天气图制做法》等。

  青岛观象台主权回归后的新变化,令国内学术界及科学界为之一振,气象、天文、海洋界更引以为豪。当时亚洲三大观象台的上海观象台为法国控制,香港天文台为英国执掌,唯独青岛观象台的主权为中国所有,其规模之大、设备仪器和技术之先进、影响力之广深,都是国内其他台站所无法比拟的,业内人士多将青岛观象台视为中国气象事业发展的标帜和希望。为团结全国气象同仁,发扬光大气象科学事业,气象学界名流人士以“谋气象学术之进步与测候事业之发展”为宗旨,于1924年10月10日在青岛观象台召开了中国气象学会成立大会,大会通过了学会章程,推选蒋丙然为中国气象学会会长,彭济群为副会长,竺可桢等6人为理事,学会会址设在青岛,会章决定用篆文“中气及云龙风虎”。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日本对我国发动了全面侵略战争,时任青岛市市长沈鸿烈率部南逃。1938年1月10日,日军不费一枪一弹便在沙子口登陆,青岛再次沦陷。日方将青岛观象台改为“测候所”,1942年5月,将水族馆改成“讲习会”,中国青岛海洋所改为“产业馆”,至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测候所又呈现一派惨败没落的景象。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5日,国民党驻青海军派楼邦彦到青岛所办理接收;10月22日,青岛海军少将于振兴率员全部接管测候所,12月恢复“青岛观象台”名称,由海军移交青岛市政府。1946年1月6日,新任台长王华文抵达青岛就职。面对着千疮百孔、百废待兴的局面,王台长以身作则,带领全台同仁,艰苦奋战,使青岛观象台得到恢复和发展。值得提及的是,1948年王华文任主编,组织全台人员编印出版了上百万字的《青岛观象台50周年纪念特刊》,集青岛观象台半个世纪气象、海洋、天文、地震、地磁之大成,这部集文献、论文、图表资料于一体的巨著,继往开来,令人感叹,深受国内外学者的好评和赞誉!

  青岛观象台的凤凰涅槃

  1949年6月2日,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青岛解放,青岛观象台被中国人民解放军青岛军事管制委员会接收,得以新生和发展。1959年,中央气象局在青岛设立了专业化的气象机构——山东省青岛海洋水文气象台。1966年,随着海洋水文业务的移交,一个专业化的青岛市气象服务台成立。1976年又在此基础上,成立了青岛市气象局。随后的几十年,青岛气象部门取得了日新月异的变化,至2013年年末,青岛市气象部门已初步建成由天气雷达、测风雷达、气象卫星遥感接收站、自动气象站和自动雨量站、闪电定位系统、海上气象观测船等探测设备组成的全方位、立体化的地面、高空大气探测网;依托先进网络通信技术、高性能计算机的气象信息加工处理系统;集气象信息综合分析、气象卫星遥感、天气雷达监测、雷电定位、资料查询、可视会商、实时监控为一体的现代化天气预报会商和制作系统;集气象影视制作、手机短信、12121气象特服电话、气象网站等新型媒体的公共气象服务体系。天气预报的准确性和时效性不断提高,服务能力明显增强,气象法制建设逐步完善,人员素质、业务能力、管理水平全面增强,精神文明建设、气象文化建设和台站基础设施建设取得丰硕成果。

  百年青岛,百年气象。青岛的气象事业,伴随着中华民族的兴衰,走过了艰难的历程,迎来了辉煌的岁月。如今,青岛市气象部门正以海洋气象业务服务为特色,并在此基础上,突出大城市气象服务和现代农业气象服务两个特点,着力为青岛的现代化建设谱写新篇章。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