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6年>2016年第2期>文章

60年前天气预报是不公开的!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的气象情报和预报最初是公开的。但1950年4月1日,天气预报停止公开发布,并于抗美援朝开始后的11月1日实行加密。以后,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发展,尤其是为了更好地适应我国国民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对气象服务的需求,1956年6月经中央批准,取消情报机密,公开发布预报。天气预报从公开到加密,再到取消加密,这是新中国气象事业发展史上一段小插曲。

  1950年6月25日,朝鲜得到前苏联默许,不宣而战进攻韩国,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爆发。与军事行动、战争胜负休戚相关的气象情报、天气预报和气候资料,均列属国家秘密,采用加密传送。对外公开发布气象信息,实行严格的审批和控制。从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出发,军委气象局通知《人民日报》社,停止在报纸上刊登天气情况和天气预报。

  但农业和渔业对天气预报的需求十分强烈。

  1951年5月,华东军政委员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建议军委气象局在华东沿海建立渔业气象站和天气警报所。6月6日,聂荣臻代总参谋长批示:台风警报可用明语广播。6月20日,军委气象局颁发全国沿海预报台站发布台风警报的暂行办法和全国沿海港埠台风信号的暂行办法,组织沿海预报台实施。自此,利用广播、信号球方式开展公众气象服务。

  1952年5月13日,军委气象局接军委办公厅批示:如遇有6级以上大风,在沿海主要港埠,可以发布大风警报,但仍需注意保密。11月1日起上海气象台公开发布沿海大风预报和警报,上海外滩气象站自1953年1月1日起,根据上海气象台的预报,每天两次用中英文给海岸电台拍发海洋气象预报和悬挂大风或台风信号标志。

  1952年,上海气象台和华东人民广播电台从6月1日起到10月31日止,联合举办台风报告节目。华东各级人民政府,各级防汛抗旱组织,水产系统的沿海各暴风警报站,各盐场,交通部门,贸易系统,各工厂、机关、学校、里弄等广泛组织收听,或每天指定专人抄收,有的还将抄到的台风消息油印成小报,迅速传播。

  1953年3月底至4月初,陕西、山西、河南、山东、安徽、江苏等省170个县的冬小麦遭受罕见的严重晚霜冻害,豌豆、蚕豆及春种黄豆、高粱几乎全部冻死。据统计,全国农作物冻害受灾面积约758万公顷,冬麦区小麦减产约30亿公斤。

  毛泽东主席了解到这一严重情况后,立即在一张便条上写道:“气象部门要把天气常常告诉老百姓。国民党老爷不管老百姓死活,而我们是关心老百姓的。”

  1954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周年国庆日,很多国家和团体派代表团访华。日本学术文化访华代表团成员和达清夫(日本中央气象台台长)应邀于10月9日下午到中央气象台参观访问。在中央气象局局长涂长望与客人会见时,和达清夫表示希望能得到中国气象情报。涂长望局长解释了气象情报不能公开的原因,并表示如有台风、寒潮和暴雨等灾害性天气,可以先向日本预报。对此,和达清夫表示非常高兴和感谢。10月11日周恩来总理接见日本国会议员访华团和日本学术文化访华代表团。和达清夫向周总理说,由于没有中国的气象资料、情报,要做准日本的天气预报很困难,并恳请中国政府将气象资料对日本公开广播。后经国务院第七办公室和外交部批准,并征得总参谋部作战部同意,中央气象局决定从1955年3月10日起,遇有经我国大陆沿海转向日本和朝鲜的台风、寒潮、低压而产生的8级以上大风及其他严重的灾害性天气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将根据中央气象台天气预报,以日语和朝语向日本、朝鲜人民公开广播。3月10日和11日,中央气象局涂长望局长就此向日本、朝鲜人民发表了广播谈话。他说:“天气是不分国界的,影响到中国大陆的天气,有一些也会影响到朝鲜和日本的。正因为地球上的大气是不能分割的,各地区的天气是相互影响的,所以在过去以及现在各国气象科学事业机构是合作得很好的,经常地相互交换天气情报、预报和警报,以共同保证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但是在东亚地区,由于美帝国主义过去在朝鲜发动了侵略战争,美国的空军不断地侵入我国东北及沿海地区进行骚扰和轰炸,美国的海军经常地侵入我国的领海,因此,我们不可能公开地广播气象情报、预报和警报,让美国的空、海军强盗利用来屠杀我国爱好和平的劳动人民。当然,我们也知道,由于我们不公开广播我国大陆上的天气情报,对于日本和朝鲜的人民是会有一定的影响的,你们甚至会因为灾害性天气的袭击而产生重大的损失。为了使日本和朝鲜人民能事先预防来自中国大陆方面的灾害性天气的袭击,以避免或减少不必要的损失起见,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气象局决定自即日起,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始向日本和朝鲜人民用日、朝两国语言公开广播带有灾害性天气的警报。虽然我们知道这类天气警报一部分还是会为驻扎在日本及朝鲜的美国海军空军所利用,但是为了日本和朝鲜广大人民的利益起见,我们仍然采取了这有利于日、朝两国人民的措施。”

  这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次对外公开广播气象情报。

  此后,中央气象局便着手酝酿撤销气象保密,使气象资料、情报、预报对外公开事宜。

  1956年3月,时机和条件已经成熟,中央气象局报告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请示将气象情报公开并撤销机要工作。同年4月9日,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指示:“我已当面请示过周总理,同意天气实况、天气情报和天气预报使用明码。”

  1956年4月14日,中央气象局机要处通知方齐,局党组扩大会议决定自5月15日,最迟从6月1日起,气象情报取消加密,预报公开广播,要相应地做好有关准备。

  接到通知后,方齐和同事立即行动,当天拟就并上报了《天气处对公开气象广播的措施和建议》,接着开始拟编气象电码和区站号等,16日报送局长审定。当日,涂长望局长批复“统一公开广播使用电码的临时措施,时间自6月1日起用”,对暂行五字电码作了“再仔细校阅后付印”的批示。21日,电码等资料全部印妥并包装完毕,送局总收发室,以中气天发字221号函布置全国各省(区、市)气象局和其他有关部门,规定暂行五字电码,自1956年6月1日08时(北京时)起使用。取消加密的整个过程只用了8天的时间,这也是大家在各个工作环节上互相支持、紧密协作的结果,也为全国气象台站特别是不少地处边远、交通不便的台站能够按时、顺利地执行创造了条件。

  1956年6月12日,中央气象局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联合下发了《关于在各人民广播电台、有线广播站建立天气报告广播节目的联合通知》。通知要求自6月份起逐步在全国各人民广播电台和有线广播站建立“天气报告”广播节目,每日定时广播天气预报。并对具体做法作了规定:

  1.各人民广播电台应与当地气象台联系,在广播电台每日的广播时间内开辟2~3次固定的“天气报告”节目,定时广播天气预报(包括天气预报、警报等,播送速度可稍慢于普通速度,最好重复一次,具体时间、办法由双方协商决定)。

  2.各级气象台应加强天气预报工作,提高预报准确率,健全制度。每日在“天气报告”节目以前半小时至1小时作出天气预报,送到广播电台广播。广播的内容可按中央气象局的规定办理。

  3.各人民广播电台应保证“天气报告”节目的广播,除在特殊情况下并征得气象台的同意外,一般不得占用“天气报告”广播节目的时间。

  4.气象台所在地如无人民广播电台,可在本地有线广播站开辟“天气报告”节目,每日广播本地天气预报。

  5.各地(县、市、区、乡等)有线广播站和收音站可定时收听本省(或指定的)人民广播电台的“天气报告”节目,并将天气预报向有关生产部门及广大农民群众转播和传播。有线广播站广播天气预报节目应尽早开办。

  6.各人民广播电台和有线广播站和各级气象台在确定实施固定“天气报告”节目后,应通过广播电台、有线广播站进行气象科学的宣传工作,以引起广大人民群众的重视和正确地对待天气预报工作。

  7.广播电台、有线广播站应经常收集群众对“天气预报”节目的意见,并及时将有关问题向气象台反映,以便改进工作。

  8.此项工作应视气象台的条件和外界的需要情况逐步开始,以免造成不良影响和降低科学的威信。

  9.具体事宜各省(自治区)气象局与省(自治区)市广播管理局(处)和人民广播电台应根据此通知的精神双方具体协商解决,并制定广播与收听天气预报的办法,通知各有线广播站和收音站办理。

  至此,天气预报逐渐走入了百姓的视野。天气预报刚公开时,每个地方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发布预报的次数并不一致。中央气象台一天发布3~4次,主要是08时、14时、17时发布天气预报。由中央气象台制作出的天气预报还通过专线网传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供其进行播报。

  为了扩大这次气象情报取消加密的国际影响,经外交部同意,除美国、韩国等少数国家以外,共向已建交和尚未建交的80多个国家分发了通知以及气象电码、区站号和广播节目表等资料。通过我国气象情报的数量、时效和质量,世界各国看到了新中国气象事业在短短几年内取得的非凡成就,无不感到震惊和钦佩。当时,日本和美国、我国台湾地区之间都已经开放了气象电传,我们也通过其获得了美国、我国台湾地区等的气象情报、资料。此外,我们还通过跟前苏联开放气象电传的关系,获得了欧洲的气象情报和资料。后来,内地又与香港开通气象电传,也间接获得了台湾地区的气象情报和资料。

  此间还有一件重要的事件就是我国气象区站号的重新选定。

  自新中国成立到1950年10月31日,我国气象报告仍沿用世界气象组织制定的电码和区站号。实行加密后电码改成4字组,停发了区号。取消加密时除恢复5字组的电码形式和编发区号外,最大的变动就是摒弃了世界气象组织对中国的原定区号,改用50~59作为我国的气象区站号。

  方齐认为,当时做出这一变动主要是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是世界气象组织原先给我国确定的气象区号有问题。世界气象组织编印的气象区号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制定和开始使用的。该气象区号将我国西藏和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气象区号定为44,香港和澳门定为45,而我国其他地区则统编为46。可见,世界气象组织在编制区号时,并不承认蒙古的独立性。当时,国民党政府不承认蒙古独立,而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政府则承认蒙古为独立的主权国家。世界气象组织的这一做法,无视我国主权不说,还将分处南北,互不连接的西藏和蒙古单列在一个区,实在令人费解。此外,世界气象组织还将香港与澳门单列一个区,如果把这与国际上早已存在的欲将西藏从我国分裂出去的阴谋活动联系起来思索,不难看出其中端倪。因此,必须摒弃当时的区号。

  二是1955年年底,我国气象台站已超过700个,而且大量台站处于建立和计划建立中,原用区号已经难以适应今后的发展需要。方齐从世界气象组织每年发的材料中发现50~59区并未有国家或地区使用,综合考虑后提出了将当时尚未分配的50~59作为我国的气象区号的建议。经局领导同意后,于1956年6月1日在取消加密的同时,启用了新的区号。因为当时中央气象局并未与世界气象组织建立联系,所以更改区号的问题并没有通过世界气象组织,时任局长涂长望同意便执行了。

  新的气象区站号的编制,依据经纬度,按照自北向南、从西到东的原则进行分区并确定区站号。(撰文/胡亚 陈云峰)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