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6年>2016年第3期>文章

《水浒传》里的天气

  《水浒传》是我国四大名著之一,很受广大读者的喜爱。在阅读这部作品的同时,我对书中描写天气的部分进行了分析和研究,并有一些收获,愿意和大家分享。

  鲁智深的理由:

  好天气适宜外出

  第三回,“鲁智深在五台山寺中不觉搅了四五个月,时遇初冬天气,智深久静思动。”“当日晴明得好,智深穿了皂衣直裰,系了鸦青条,换了僧鞋,大踏步走出山门来,信步行到半山亭子上……”

  冬天,按照时令的特点,应该是“藏”,也就是养,是休息,减少户外活动,在这样的天气,很多动物都已经开始冬眠了。但人和其他动物还是不太一样,即使在冬天,也需要出来活动一下,只是在次数、频度上相对其他季节要减少一些。

  鲁智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况且来到五台山之后,又老老实实地在寺庙里呆了四五个月,过着没有酒没有肉的清淡日子,他就很想动一动。刚好,迎来了一个好天气,天空晴朗,大气的透明度很高,这样的好天气,很适合外出,也是借着这样的好天气的由头,鲁智深走出了五台山。这次外出,惹出了事端,好在长老出面,平息了一场风波。

  在减少户外活动的初冬,鲁智深偏偏想外出,这反映了鲁智深好动的性格。而初冬这样一个“晴明”的天气,又给鲁智深外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事情并没有结束,经过长老的教育,鲁智深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老老实实地在寺庙里呆了三四个月的时间,“忽一日,天气暴暖,是二月间时令,离了僧房,信步踱出山门外立地,看着五台山,喝采一回,猛听得山下叮叮当当的响声顺风吹上山来。”鲁智深的这次外出,给自己打了一个重量为81斤的铁禅杖。

  冬天不适合外出,但是现在是二月天气,而且这一天是“暴暖”,也就是突然间特别的暖和,这样的天气,绝对适合外出。实际上,鲁智深老老实实呆了三四个月的时间,很想出去走一走,散散心,吃点肉,喝点酒。这样的“暴暖”天气,又给了鲁智深一个外出的理由。

  这次外出,鲁智深闯了大祸,不但喝醉了酒,还打断了金刚塑像的腿,并带回来一条狗腿,当着众和尚的面吃狗肉,然后,又用桌子腿打伤了许多人,最终被逐出了五台山。

  用天气作为外出的理由,体现了鲁智深的可爱,也更进一步地表现了他是一个无法静下心来的人,心里向往一种自由洒脱的无拘无束的生活。由此可以看出,作者很善于利用天气来表现人物性格、推动故事情节发展。

  林冲的凄苦:

  行进道路上的艰难

  第七回,林冲被刺配沧州道,行走的路上,“时遇六月天气,炎暑正热”。

  一年当中,农历的六月,都是天气最为炎热的时候。可想而知,林冲在这样的天气赶路,迎着毒辣的太阳,忍受着高温,又戴着枷锁,就更加艰难。最重要的是,作为犯人,林冲是挨过棍棒之苦的人,“天道盛热,棒疮却发”,这就更加剧了林冲在行进途中的艰难,最后只能“路上一步挨一步,走不动”。

  戴着枷锁走路,本来就已经很困难了,炎热的天气导致了行进道路上更多的困难,而炎热又导致了棒疮发作,使他备受煎熬。

  第九回,林冲被安置在了草料场,“正是严冬天气,彤云密布,朔风渐起,却早纷纷扬扬,卷下一天大雪来”。

  和上次的炎热不同,林冲现在所面临的是风雪,是寒冷。热和冷对于一个流离失所的人来说,都会制造出很多的艰难。这样的天气可以让林冲所处的环境更加艰难,也更加凄苦。同时,因为雪,也因为风,使得林冲所居住的草棚坍塌,这免去了林冲被烧死的灾难,否则,很有可能在睡梦中就被别人活活地烧死。因此,这样的天气也有利于故事情节的推动。

  第十回,林冲离开柴进,准备上梁山泊,“上路行了十数日,时遇暮冬天气,彤云密布,朔风紧起,又见纷纷扬扬下着漫天大雪”。

  林冲雪夜上梁山的故事已经是妇孺皆知,在这样的风雪天气,林冲行进在去往梁山泊的道路上,风紧、雪大,让他行走得很是困难。另一方面,这样的景象给读者描述了一种凄凉和孤寂,很有画面感,也很有意境,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渲染的目的。我们可以试想一下,纷扬的雪、清冷的月、乌黑的云、咆哮的风、孤独的人,那该是怎样的一种画面,这种景象便非常深刻地印在了读者的脑海中。

  杨志的悔恨:

  热天让他失去了防范意识

  第十五回,杨志负责押运生辰纲,“时正是五月半天气,虽是晴明得好,只是酷热难行”。

  这样的天气,偏偏要赶路,不光赶路,肩膀上还挑了很重的担子,这确实是一件很苦的差使。在这样的天气里,杨志他们的做法是:“端的只是起五更,趁早凉便行,日中热时便歇。”这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但是路长啊,到了山区当中,为了防止强盗抢劫,杨志不敢深更半夜地赶路,专门选择大白天走路,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天天这样,谁也受不了。“那十一个厢禁军,担子又重,无有一个稍轻,天气热了,行不得,见着林子便要去歇息”。人毕竟不是机器,不是铁打的,在面对热天气和苦差使的双重折磨之下,人就会本能地偷懒,而人的防范意识也就会降低。

  不光偷懒,不光降低了防范意识,而且还增添了怨气,有人就说,“这般火似热的天气,又挑着重担;这两日又不拣早凉行,动不动老大藤条打来。都是一般父母皮肉,我们直恁地苦”,“那十四个人没一个不怨怅杨志”。在这样的境况下继续运送生辰纲,杨志所面临的风险就更加的大。

  就这一段天气的描写,作者并没有就此打住,还在继续。“当日客店里辰牌时分慢慢地打火吃了早饭行,正是六月初四日时节,天气未及晌午,一轮红日当天,没半点云彩,其日十分大热……”这样的天气,很有可能就是我们说的初夏干旱。只是一个劲地热,每天都热,没有降水,这样的天气即使是现在也经常会发生,比如副热带高压持续西伸北抬,就比较容易产生这样的天气。在这样的天气里,杨志他们还得继续赶路,确实非常辛苦。

  走了20多里路,大家都想到树荫下面休息一会儿,但杨志不允许。“众军人看那天时,四下里无半点云彩,其实那热不可当”。“看看日色当午,那石头上热了脚疼,走不得。”这样的热天,又是石头路面,石头的比热低,升温快,经过一个上午的持续太阳辐射,地面温度已经非常高了,发烫!有人甚至叫苦说,“这般天气热,兀的不晒杀人!”是啊,在这样的天气里,走在这样的路面上,又连续走路,又挑着重担,确实是接受刑罚般的痛苦了。

  这是关于热天的描述和渲染运用笔墨最多的一回,为什么作者要花这么大的气力,花这么长的篇幅,去描写一个热天呢?是为了下一步晁盖他们能够顺利劫取生辰纲所做的铺垫。当人的体力透支到一定的程度,人的防范意识也就会有所降低,对热的抵抗能力也会降低,即使是杨志也一样。

  火候差不多了,该晁盖他们几个出场了,这些在林子里等待了半天,休息了半天的人,出现了。但关于天气的描述,作者并没有就此停笔,而是借白胜的口唱了出来,“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

  天热,又热又累又渴,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解渴的米酒,描写了这么长时间的炎热天气,就是为了让杨志他们喝下这解渴的米酒。在经过一番权衡之后,又加之晁盖他们不露痕迹的表演,杨志最终丢失了自己的防范意识,喝了酒,被麻翻,导致生辰纲被劫。

  在整部《水浒传》中,这一回是对天气极力描写和渲染篇幅最长的章回,也是对于天气最为精彩的描写章回,不夸张,不做作,只是浓墨重彩地描述,不厌其烦地描述,让读者感受到这种热、这种累、这种渴。

  武松的时光:

  人世间的冷与热

  第二十二回,武松在“三碗不过冈”的小酒店里吃了十八碗酒,路过景阳冈的时候,“此时正是十月间天气,日短夜长,容易得晚”。

  十月间的天气,白天短、夜晚长,这本没有什么,但这样的天气,天黑得早,天一黑,整个氛围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而武松要过有老虎出没的景阳冈,且又喝了十八碗的酒,醉醺醺地走在这样漆黑又危险的山路上,顿时让读者捏了一把汗。短短的一句话,利用天气特点,就渲染出了一个让人有点畏惧的气氛。

  第二十三回,武松回到家里,又谋了好的差使,就到了冬天了。“不觉过了一月有余,看看是十二月天气。连日朔风紧起,四下里彤云密布,又早纷纷扬扬飞下一天大雪来。当日那雪直下到一更天气不止”。

  十二月的天气,下雪再正常不过了,但也可以不下雪。那么,为什么要下雪呢?为什么笔者要营造出这样的氛围来呢?下雪,天就会冷,在这样的寒冷中,潘金莲就有了理由,向武松送去温暖,这不仅是一种情感上的关怀和交流,也为潘金莲进一步的动作提供了很好的理由。接下来潘金莲就是围绕着火炉,一边吃肉,一边喝酒,一边想方设法地和武松搭讪。武松终于忍无可忍,和嫂子翻了脸。

  第二十八回,武松杀了西门庆和潘金莲,被官府押着流放,在监狱里遇见了施恩,一起去打蒋门神。“此时正是七月间天气,炎暑未消,金风乍起”。

  七月的天气,一方面说明时间过得很快,另一方面,又说明天气很炎热,就是吹过来的风,都是一股热风。而武松所定的规矩是每过一个酒店,要喝三碗酒,这么热的天,喝这么多的酒,人自然更热。如果是冬天,喝点酒,促进血液循环,让人能暖和一点,完全可以理解。但作者这里描写的是武松,是英雄,他和常人不一样,即使在这么大热的天,照样喝酒,而且喝了这么多,照样打蒋门神,这就不一样了。

  第三十回,武松把自己的仇报完了,来到了护城河边。“此时正是十月半天气,各处水泉皆涸”。

  和前一段的七月相比,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这是时间上的变化。十月中旬,汛期已经结束,无论是河流还是小溪,流水都变得小了,这为武松顺利地渡河逃跑,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在描写武松的这几个章回里,作者多次提到了天气的变化,而且每次的天气变化都有时间的节点,这在一定程度上记录了武松这一两年的时光。在这些时光当中,有冷暖的自然的交替变换,更有人世间人情冷暖的交替变换,这两种冷暖相互映衬,相得益彰,给人很强烈的印象。

  戴宗的假信......

  宋江报复黄文炳......

  宋江解救鲁智深......

  宋江攻打大名城......

  施耐庵匠心独具:

  天气在水浒传中得到了合理运用

  关于天气的描写,在《水浒传》中还有多处。比如,在第七十三回中写道:“看看鹅黄著柳,渐渐鸭绿生波。桃腮乱簇红英,杏脸微开绛蕊。山前花,山后树,俱发萌芽;州上苹,水中芦,都回生意。谷雨初晴,可是丽人天气;禁烟才过,正当三月韶华。”语言见解明快,朗朗上口,给读者的是一幅阳春三月的美丽图画,读后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据笔者不完全统计,在《水浒传》中出现天气的地方有60多处,这足以证明,作者运用天气来丰富和完善作品的能力,是我们研究和学习的很好的榜样。

  《水浒传》确实是一部伟大的作品,在天气的运用方面,产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总结起来:一是根据情景的需要,运用天气渲染了不同的气氛;二是根据故事的需要,合理地运用天气,推动了情节的发展;三是对天气的描述和介绍,为读者告知了故事发生的时间节点;四是依托不同的天气,烘托出人物不同的情绪反映;五是以天气为基调,映衬并塑造人物的性格;六是运用天气的变化,谋划战争的进程;七是利用天气,为故事的发展埋下伏笔,做好铺垫。

  《水浒传》中关于天气的运用:一是合理,并不是到处都用,而是根据需要,天气的运用符合故事的发展,服务于故事的发展;二是科学,在整部作品的天气的描述中,没有出现一处常识性错误,也没有出现违背科学的错误;三是得当,作者对天气的运用,恰到好处,并不是多多益善,也不是凤毛麟角,而是根据需要,也可能只是几个字,也可能是几个篇章,一切从需要出发,得当地取舍。

  读《水浒传》,同时体味作者对天气的描述和运用,我们会得到另外一种收获。

本文节选自2016年第三期《气象知识》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