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7年>2017年第2期>文章

表里山河 最美山西

  山西省地处黄河流域中部,东有巍巍太行山作天然屏障,与河北省为邻;西有吕梁山,西、南部以黄河为堑,与陕西省、河南省相望;北跨绵绵长城,与内蒙古自治区毗连。因地属太行山以西,故名山西。春秋战国时期属晋国地,故简称“晋”;战国初期,韩、赵、魏三分晋国,又称“三晋”。周围山环水绕,唐代柳宗元称之为“表里山河”。

  省情概貌

  山西省疆域轮廓呈东北斜向西南的平行四边形,南北长约682千米,东西宽约385千米,总面积15.67万平方千米,总人口3600多万人,辖11个地级市共119个县、市、区。

  山西是典型的黄土广泛覆盖的山地高原,境内山峦叠嶂,丘陵起伏,河谷纵横,地貌类型复杂多样,山地、丘陵占全省总面积的80.1%,平川河谷占总面积19.1%。大部分地区海拔在1500米以上,最高点为五台山北台顶的叶斗峰,海拔3061.1米,有“华北屋脊”之称;最低点为垣曲县黄河谷地马蹄窝村西阳河入黄河处,海拔仅167.7米。与其东部华北大平原相对比,呈现为强烈隆起态势。山西东部是以太行山为主脉形成的块状山地,由北往南主要有恒山、五台山、系舟山、太行山、太岳山和中条山等,其山势挺拔雄伟,海拔在1500米以上;西部是以吕梁山为主干的黄土高原,自北向南分布有七峰山、洪涛山和吕梁山脉所属的管涔山、芦芽山、云中山、黑茶山、关帝山、紫荆山、龙门山等主要山峰,海拔多在1500米以上,关帝山海拔最高达2831米;中部由北而南珠串着彼此相隔的大同、忻州、太原、临汾、运城等“多”字形断陷盆地,东南部还有较为独特的长治高原断陷盆地。总的地势是“两山夹一川”,东部山地区,中部断陷盆地区,西部高原山地区和晋西黄土丘陵区,全省主体轮廓很像一个“凹”字形。

  山河秀美 资源丰富

  《人说山西好风光》《汾河流水哗啦啦》……

  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民歌,道出“表里山河”的大美山西。东太行,西吕梁,北恒山和五台,南中条,中太岳。山西河流源于东西高原山地,向西向南流的属黄河水系,向东流的属海河水系。我国第二大河流黄河,沿山西境界流程965千米。汾河是山西境内第一大河,干流全长694千米。山西共有大小河流1000余条,其中,属于黄河水系的较大河流有汾河、沁河、丹河、涑水河、三川河等,流域面积占全省总面积的62.2%;属于海河水系的较大河流有桑干河、滹沱河、浊漳河、清漳河等,流域面积占全省总面积的37.8%。河流较多,但以季节性河流为主,水量变化的季节性差异大。以径流量和开发条件比较,清漳河、沁河、滹沱河、浊漳河的条件较为优越,水能蕴藏量占到全省的80%~90%。

  山西已发现的矿种达120种,其中,探明资源储量的有63种。与全国同类矿产相比,资源储量居全国第一位的矿产有煤层气、铝土矿、耐火粘土、镁矿、冶金用白云岩等5种。保有资源储量居全国前10位的主要矿产为煤、煤层气、铝土矿、铁矿、金红石等32种。其中,煤炭保有资源储量2709.01亿吨,占全国保有资源储量的17.3%,居全国第三位;煤层气剩余经济可采储量为2304.09亿立方米,全国首屈一指,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铝土矿资源保有储量15.27亿吨(矿石量),居全国第一,占全国保有资源储量的32.44%;铁矿类型多,资源储量丰富,分布广泛,保有资源储量39.37亿吨,居全国第八位;铜矿集中分布于山西省中条山区,保有资源储量229.94万吨(金属量);金红石保有资源储量426.38万吨,居全国第二位。煤、铝土矿等沉积矿产分布广泛,铁矿、铜矿等重要矿产分布相对集中,但是重要金属矿产贫矿多、富矿少,共伴生矿多、单一矿少。

  山西已知的维管植物有2700多种,其中,木本植物有463种。植被从南到北可分为:南部和东南部是以落叶阔叶林和次生落叶灌丛为主的夏绿阔叶林或针叶阔叶混交林分布区,也是植被类型最多、种类最丰富的地区;中部是以针叶林及中生的落叶灌丛为主、夏绿阔叶林为次分布区,是森林分布面积较大的地区;北部和西北部是温带灌草丛和半干旱草原分布区,森林植被较少,优势植物是长芒草、旱生蒿类和柠条、沙棘等。山西野生植物资源丰富,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有南方红豆杉,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有连香树、翅果油树、水曲柳、核桃楸、紫椴等。野生药用植物有1000多种,广泛分布在丘陵山地,比较著名的有党参、黄芪、甘草、连翘等。

  山西是中华文明发祥地之一,是我国旅游资源最为富集的省份。“华夏古文明,山西好风光”是对三晋旅游的高度概括。山西省现存有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52处,占全国的23.3%,位居第一,其中,大同云冈石窟、平遥古城、五台山为世界文化遗产。全国保存完好的宋、金以前的地面古建筑物70%以上在山西境内,享有“中国古代建筑艺术博物馆”的美誉。四大佛教圣地之一的五台山,寺庙群集千年之萃。建于北魏的恒山悬空寺悬于悬崖峭壁之上,以惊险奇特著称。太原晋祠是形式多样的古建筑荟萃的游览胜地。平遥古城是全国现存的三座古城之一,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芮城永乐宫是典型的元代道观建筑群,宫内壁画是我国绘画艺术的珍品。解州关帝庙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武庙。云冈石窟是全国三大佛教石窟之一,气势雄伟。祁县乔家大院和渠家大院、灵石王家大院、太谷三多堂等,共同组成山西晋中的大院民俗文化。

  山西名山大川遍布,自然风光资源丰富优美。北岳恒山是五岳之一,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绵山气候宜人,自古就是避暑胜地。黄河壶口瀑布是仅次于黄果树瀑布的全国第二大瀑布,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庞泉沟、芦芽山、历山、莽河等自然保护区,风景秀丽,景致各异。

  山西是老革命根据地,革命活动遗址和文物遍布全省。著名的有八路军总部旧址、黎城黄崖洞八路军兵工厂、文水刘胡兰纪念馆等。

  气候特征 

  山西地处中纬度地带的内陆,属于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由于太阳辐射、季风环流和地理地形等因素影响,山西气候具有四季分明、雨热同步、南北气候差异显著和灾害性天气频发的特点。山西省年平均气温为9.8℃,各地年平均气温在4.2~14.2℃之间,总体呈现由北向南升高、由盆地向两侧山区降低的特点,北部大部在8.0℃以下,南部运城市在12℃以上;全省年平均降水量为468.3毫米,各地年降水量在358.2~620.5毫米,季节分布不均,夏季(6—8月)降水相对集中,约占全年降水量的60%,且降水受地形影响大,空间分布呈现出从东南向西北递减以及山区降水量多于川谷的基本特征,北部大部及中部太原盆地在450毫米以下,东南部大部在500毫米以上。

  按冷暖程度分,山西省大体以北纬39度的恒山山脉为界,雁北和晋西北属中温带,恒山以南大部分地区属暖温带。按干湿程度分,大部分地区为半干旱地区,一些中、高山区和晋东南是半湿润地区。由于山西的地势高起,特别是中间五个盆地由南向北呈阶梯状逐渐抬升,从而形成纬度地带递变与垂直地带递变在顺向上的迭加,加强了自然气候的演替变化,所以比同纬度的华北平原明显偏冷。同时,由于东部和西部一系列山地的走向,与夏季东南季风的来向相垂直,形成层层天然屏障,阻挡着潮湿气团向内陆深入,使得降水量骤然减少,加速了气候由湿润向半湿润、半湿润向半干旱的转化。

  山西大部分地区年平均最高气温12~20℃,年平均最低气温在-4~10℃之间。各地极端最高气温在35~42℃之间,6月下旬到8月上旬为全年最热时期。极端最低气温各地差异较大,北部和东西山区-30~-40℃,太原地区、晋东南盆地及晋西黄河沿岸地区-20~-30℃,临汾、运城盆地及省境南端各地-14~-25℃,每年12月到次年1月为全年最冷时期。

  山西降水相对而言有3个多雨区:太岳山区和中条山东段,五台山区,吕梁山海拔1500米以上山区,降水量在600毫米以上;3个少雨区:大同盆地,忻定盆地,吕梁山以西的晋西北黄土丘陵区,降水量在450毫米以下。由于大气环流的交替影响,全省降水的季节分布很不均匀。冬季在极地大陆性气团的控制下,干冷少雨,降水量为8~25毫米,占年降水量的2%~5%;春季冷干气团虽然减弱,但暖湿气团尚未盛行,降水不多,降水量为35~120毫米,占年降水量的10%~20%;夏季由于受季风影响,降水高度集中,降水量为200~400毫米,占年降水量的50%~60%;秋季处于冷暖气团交替时期,降水减少,降水量为80~160毫米,占年降水量的20%~30%。

  全年太阳总辐射量4900~6000兆焦/平方米,日照时数2200~3000小时,日照百分率51%~67%。日照时数的地理分布,大体上是南部少于北部,盆地少于山区。日照时数最多月份出现在5、6月;日照时数最少月份,北部地区以11月、12月居多,中、南部地区以2月居多。

  气候变化

  近50年来,山西省的气候发生了明显变化,年平均温度有明显的上升趋势,年降水量呈波动变化,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降水由前期的明显减少趋势逐渐转为增加趋势。气候变化给山西省自然生态系统和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农牧业、林业、自然生态系统、水资源等领域。例如:在气候变暖背景下,山西省无霜期和≥0℃、≥10℃的活动积温均呈明显增加趋势,积温变化导致了作物生育期的延长,无霜期的长短对大田作物的生长、果实的成熟都有直接的影响。

  主要气候要素变化特征:一是年平均气温呈增暖趋势。近50年来,山西年平均气温变化趋势与全球及我国气温变化总趋势一致,且位于我国增暖趋势显著的区域。分季节来看,冬、春季气温上升趋势明显,其中冬季变暖最为显著,夏、秋季只有微弱的升温趋势。二是年平均降水量呈波动变化。近50年来,山西降水总体呈弱减少趋势,并具有南部降水减少趋势大于北部的分布特点。20世纪60—80年代减少较为明显,80—90年代后期变化相对平缓,21世纪以来降水量出现增加的趋势。2011—2015年全省年平均降水量较1991—2000年的平均值增加了68.4毫米。

  气象灾害及其影响

  太阳辐射、大气环流、地理环境的相互作用和影响,不仅赐予人们可供利用和开发的气候资源,也导致不同范围、不同程度常见的气象灾害。干旱、冰雹、暴雨、霜冻、寒潮、大风、干热风、雷电等,都是山西常见且危害较大的气象灾害。

  冬季在中心位于蒙古西北部的冷高压控制下,山西处于蒙古高压中心的前部,盛行偏北风,天气寒冷、干燥,雨雪稀少。当寒潮或强冷空气入侵时,会出现大风、降温,有时还会出现雨雪天气。因此,寒潮、大风、大雪、冰冻是冬季的主要灾害性天气。

  春季是冬、夏环流相互转变替代的过渡时期,天气冷暖多变,风大、干燥、少雨,有“十年九春旱”之说。春末夏初,当较强盛的副热带大陆性干热气团移经或停留山西,天气晴朗,气温高,空气干燥,有利于干热风天气的形成或加剧,主要伤害小麦的扬花灌浆。因此,干旱、大风、春霜冻、干热风是春季的主要灾害性天气。

  受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西伸北进和印度低压影响,山西夏季气候特征表现为高温、高湿、降水集中,60%左右的年降水量集中在夏季。由于天气系统和地形引起的辐合作用,常有强对流天气出现。暴雨、冰雹、雷雨大风、伏旱、高温等灾害性天气主要在夏季出现。

  秋季是夏季风向冬季风转换的过渡时期,常处于高压控制范围内,降水减少,天气晴朗,气温适中,是“秋高气爽”的宜人季节。有些年份,若副热带高压持续增强,且比较稳定时,也会造成天气晴朗增温,成为“秋老虎”天气。一般年份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北部地区9月上、中旬便会出现早霜冻。当高空西风带系统(如冷低槽、低涡、切变线)与副热带系统相互作用产生间隔时间较短的多次降雨过程,就会形成秋季连阴雨灾害。因此,秋霜冻、连阴雨是秋季的主要灾害性天气。

  气象灾害在当前科学技术和生产力水平的条件下,还不能完全抗御。但是,随着气象现代化建设的全面推进,广大气象工作者在探索和研究大气科学的进程中,对天气气候变化规律的认识和把握的程度越来越深,风云可测已经由神话变为现实,为人类认识自然、适应和利用自然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人文历史

  山西是人类和华夏文明发祥的最早起源地和中心区域之一。考古表明,远古时代,山西南部是人类初曙的起源地。运城垣曲县“世纪曙猿”化石的发现,把类人猿出现的时间向前推进了1000万年。考古还表明:约在180万年以前的旧石器时代早期,原始人群就在山西晋南地区繁衍生息,其中运城芮城县西侯度文化遗址发现的火烧骨,把我国范围内发现的人类用火历史向前推进了100万年;约在10万~2万年以前的旧石器时代中期,在山西汾河两岸和大同、朔州一带,已经出现了比较集中的原始人群和村落。进入新石器时代,约在7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中期,山西南部的农业、畜牧业和手工业已达到相当发达的水平;约在45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山西南部已经成为当时诸多邦国的中心。史传“尧都平阳(今临汾尧都区),舜都蒲坂(今运城永济市西南),禹都安邑(今运城夏县西北)”,记载的是新石器时代晚期中华民族最早的英雄们在汾河下游创业建都的历史。今临汾市尧都区南部有尧庙、东部有尧陵,运城市盐湖区北中部有舜帝陵庙。《禹贡》载夏禹治水“导河积石,至于龙门”,龙门又叫禹门口,在今山西河津市西北和陕西韩城市东北一带。近年来,对临汾襄汾县陶寺遗址新的发现和研究成果表明,这里是帝尧都城所在地,也是最早的中国所在区域。这使大致在距今4500年前后我国史前传说的尧舜禹时代由传说成为信史,中华5000年文明史由此得到证实。

  山西历史悠久,人文荟萃,拥有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迄今为止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达3000年之久,素有“中国古代文化博物馆”之美称。西侯度和丁村文化遗址表明,旧石器时代人类已在这里繁衍生息。传说中的中华民族始祖炎帝、黄帝都曾把山西作为活动的主要地区。尧、舜、禹曾在山西境内建都立业。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奴隶制国家政权夏朝早期建立在山西南部。商代,山西是商的主要统治区。周代,晋国由山西境内崛兴,晋文公曾为春秋五霸之一。秦、汉、魏、晋时期,山西无论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南北朝时期,山西是北朝统治的中心地带,北魏曾以平城(今大同)为都,之后的东魏、北齐也曾以晋阳(今太原)为“别都”“陪都”,对促进山西的发展起了积极的作用。唐太宗李世民起兵太原,建立了大唐王朝,山西被唐太宗认为是“龙兴”之地,封太原为唐王朝的“北都”“北京”,一直把山西作为唐帝国的腹脏地区,山西以其特殊的地位和发达的经济、文化称著于世。到五代十国,山西仍然对中国北方的政治、军事形势,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宋辽时期,山西进一步繁荣,是中国北方经济、文化的主要发达地区。元代,山西与山东、河北并称为元朝“腹地”,大同、平阳(今临汾)、太原三城则成为黄河流域的著名都会。当时山西商业的发达、经济的繁荣、文化的昌明,曾受到当时来中国旅行的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的盛赞。明代,山西的商业迅猛发展,曾领全国之先。特别是晋商十分活跃,威震海内外,其足迹东出日本,北抵沙俄。最著名的是山西票号,可谓中国金融之鼻祖。

  中国进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以后,山西的经济、文化发展受到严重破坏。但是,山西人民英勇抗击外敌侵略,特别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山西人民进行了更加顽强的斗争,在三晋大地上谱写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捷、上党战役永垂青史。1949年4月全省解放,9月成立山西省人民政府,从此揭开了山西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篇章。几十年来,山西人民为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做出重大贡献。

  黄河流经山西,孕育了无数英雄豪杰、仁人志士。在中国的各个历史时期,山西曾涌现出许多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文学家、历史学家。最著名的有春秋时期的霸主之一晋文公重耳,中国唯一的女皇帝、唐代杰出的政治家武则天,中国的“武圣”、三国时期名将关羽,唐朝名相狄人杰、裴度,抗击匈奴而名垂青史的汉朝名将卫青、霍去病,中国第一部编年体通史《资治通鉴》的作者、宋代著名史学家司马光,创立“制图六体”的西晋地图学家裴秀,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唐代著名诗人王勃、王之涣、王维、王昌龄、白居易,唐代著名的文学家、哲学家、政治改革家柳宗元,金朝文学家、诗人元好问,元曲四大家中的三位著名戏曲家关汉卿、白朴、郑光祖,明末清初的思想家、文学家、医学家、书画家傅山,清末维新派扬泽秀以及戊戌六君子谭嗣同、刘光弟等。可以说,山西是人杰地灵,代不乏人。而其中晋商的足迹更是踏遍华夏、享誉全球。

  山西是厚重的黄河文化的主要代表地之一。古人类文化遗址、帝都古城、宝刹禅院、石窟碑碣、雕塑壁画、古塔古墓、佛道圣地、险堡关隘以及革命文物、史迹等,从北到南,珠串全省,具有珍贵价值的国家级重点保护文物就有上百处,构成了山西古今兼备,丰富多彩的人文景观。如佛教圣地五台山、应县木塔、云冈石窟、永乐宫壁画、运城关帝庙、永济普救寺、洪洞广胜寺等在国内外都很著名。山西民歌、民谣舞蹈、民间传说、民间工艺等具有独特的魅力。山西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和勤俭的民风,太行精神、吕梁精神、刘胡兰精神、大寨精神、太旧精神、右玉精神、李双良精神激励着三晋人民为了新生活不断顽强拼搏。

(文/闫佳逸 安炜 孙爱华 史海萍  图/张向峰 蒋云琪 葛丽娟 王平)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