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7年>2017年第4期>文章

古人笔下的三伏酷暑天

人常说,热在三伏。三伏天约在每年的公历7月中旬到8月中旬,其气候特点是气温高、气压低、湿度大、风速小......

  人常说,热在三伏。三伏天约在每年的公历7月中旬到8月中旬,其气候特点是气温高、气压低、湿度大、风速小。从古到今,三伏暑热是一个正常的气候现象。古人面对三伏酷暑,寓“苦、乐、酸、甜”于意境深邃的诗词中,千百年来将我国的历史文化渲染点缀得灿烂生辉。尽管古代夏季气温资料极为缺乏、简单,但文人笔下有关“天太热”的记述,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我国气象史料的短板。品读这些诗词,不仅可以了解古人巧思奇趣并利用各种自然环境来消热避暑、防灾减灾,还可在闲情意趣之中增长气象知识。

  苦:田水沸如汤,背汗湿发泼

  我国三伏天的暑旱苦热,以长江中下游地区最为显著。此时天气晴朗,骄阳似火,大地吸热大于放热,地面热量积累增多,加之水田密布,沟渠纵横,烈日下蒸发强,空气中湿度增大。在这高温高湿的天气里,人体出汗以后,汗水不易蒸发,汗腺散热作用降低,因此,感到闷热难受。“苦热”便在古人笔下入了诗,有了别样情致。

  清风无力屠得热,落日着翅飞上山。

  人固已惧江海竭,天岂不惜河汉干?

  ——北宋 王令《暑旱苦热》

  诗中用“清风无力”来衬托暑旱之甚,酷热难当。“屠得热”,既使“热”人格化,又有力地表现了诗人恨暑热的情感。读者仿佛看到这样一种情景:时值酷暑,大旱不雨,小河干涸,土地龟裂,禾苗枯萎,而太阳又偏偏不肯下山,炎气蒸腾,热得人们坐立不安。如此暑旱酷热是怎样造成的呢?诗人认为这是由于老天爷的缘故,于是续写出“人固已惧江海竭,天岂不惜河汉干?”

  三伏天为啥这么热?而且是又潮又湿的“苦热”?这跟副热带高压的天气系统分不开。在北半球,副热带高压随着太阳直射点的北移而缓慢向北移动。被它笼罩的地区会受下沉气流的控制,导致地表接收的太阳辐射能急剧上升,气温也随之上升。然而在副热带高压的西北边缘地区,一些偏南方向的气流把海洋上的暖湿空气吹到我国大陆,为降雨提供水汽,地表湿度增大后,散发的热量减少。这样,在吸热增多、散热减少的情况下,地表热量不断累积,出现一天比一天热的情况。

  唐朝诗人王毂在《苦热行》中,把高温环境比做了大洪炉:“祝融南来鞭火龙,火旗焰焰烧天红。日轮当午凝不去,万国如在洪炉中。”唐朝诗人杜甫遇到酷热天气也会“束带发狂欲大叫”,恨不得“安得赤脚踏层冰”。让人真切感受到当时的“苦热”情景。

  乐: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古人感怀于大自然,在酷暑中仍能赋予我们许多脍炙人口的避暑佳作,给我们留下生动怡悦的纳凉诗,细细品来,不知不觉间仿佛与诗人一块走进清凉世界,感受消夏之乐,心头不禁泛起丝丝凉意,别有一番情趣。

  高树秋声早,长廊暑气微。

  不须何朔饮,煮茗自忘归。

  ——北宋 梅尧臣《中伏日妙觉寺避暑》

  诗中写出了夏日避暑之乐:深山寺院里古树参天,花木葱茏,长廊曲径通幽,在清凉的山风吹拂下显得格外清幽,一点儿也不觉得热,就像到了秋天一样凉爽。佳茗入口,清以心静,如此雅致闲适的休闲纳凉方式,自然使人乐不思蜀。

  高温酷热常使人感到心烦意乱,这便是所谓的“情绪中暑”。古人深明“烦夏莫如赏夏”之意,常常想方设法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以应付苦夏烦暑,变苦为乐。

  携杖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

  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塘自在香。

  ——南宋 陆游《桥南纳凉》

  这首诗表现的是在莲花池边和柳树荫里月下乘凉的乐趣:杨柳随风飘拂,荷花送来清香,在画桥畔倚床休憩,欣赏船家悠扬的笛声,真是盛夏酷暑时的一种美妙绝伦的享受。

  天气和气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三伏天,如果遇到冷空气活动带来的降水等天气,也会一扫暑热带来凉爽。明末清初的金圣叹有名的《不亦快哉三十三则》写道:“夏七月,赤日停天,亦无风,亦无云;前后庭赫然如洪炉,无一鸟敢飞来。汗出遍身,纵横成渠。置饭于前,不可得吃。呼簟欲卧地上,则地湿如膏,苍蝇又来缘颈附鼻,驱之不去,正莫可如何,忽然大黑车轴疾澍澎湃之声,如数百万金鼓,檐溜浩于瀑布,身汗顿收,地燥如扫,苍蝇尽去,饭便得吃。不亦快哉!”

  酸:半窗千里月,一枕五更风

  据记载,我国历史上最热的夏天出现于乾隆八年,即公元1743年。这一年高温几乎涉及半个中国,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山东等整个华北地区异常炎热,可以说是超级酷暑。当年7月20日至25日下午的气温值,均高于40℃。其中以7月25日的温度值最高,达到了惊人的44.4℃,这一极端高温纪录至今未被超过。现在科技发达了,我们有电扇、空调、电冰箱等陪伴,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解酷暑,那么古时候的人们是利用什么方式熬过漫长夏日酷暑的呢?诗人笔下的避暑设备与现在的设备相比确实有些“酸”。

  净君扫浮尘,凉友招清风。

  炎炎七月夏,寻扇美的城。

  ——宋 陶谷《青异录·器具》

  古代的老百姓主要靠扇子纳凉,扇子多是用竹编的,古人称之为“摇风”,又叫“凉友”。

  虚堂一幅接篱巾,竹树森疏夏令新。

  瓶竭重招曲道士,床空新聘竹夫人。

  ——南宋 陆游《初夏幽居》

  古时“竹夫人”也是消暑纳凉的好器具。它是用竹篾编成的中空圆柱形物,四周有竹编网眼。根据“弄堂穿风”的原理,能收风窜散,供人取凉,可谓巧妙,常用于床上。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宋 李清照《醉花阴》

  枕头不是因纳凉而发明的,不过,瓷枕却是纳凉之用居多。词中提到的玉枕就是一种青白釉瓷枕,枕面施有一层釉,冰冰凉凉的,夏天枕在上面非常凉快。

  此外,我国古代的铜冰鉴是世界上发现最早的、最原始的绿色“冰箱”,使用时将盛装食物的器皿放进去,然后周围铺满冰块,合上盖子,就能保鲜食物或者冷冻饮料。这些传统的消暑方法虽然跟现在的空调、冰柜等所制造出来的效果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感觉有点“酸”,但他们巧妙利用自然之物的奇思妙想和积极倡导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低碳”境界,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

  甜:热散由心静,凉生为室空

  三伏天不像春之温暖,秋之凉爽,关键就是那个“热”字。时间虽然不长,可使命十分繁重,正是它的热烈,它的勃发,才使春的希望变成秋的现实,春华化为秋实。

  万物此陶熔,人何怨炎热。

  君看百谷秋,亦是暑中结。

  ——南宋 戴复古《大热》

  诗中虽写盛夏的炎热,更衬托出农夫耕种的艰苦与甜蜜,“百谷秋”和“暑中结”把夏热的作用说得很清楚。植物生长的光合作用就是在有光线的条件下,植物体内叶绿素中合成葡萄糖的过程。阳光是植物产生光合作用的必要条件,在阳光的照射下,绿叶可将二氧化碳和水等无机物转化成葡萄糖,葡萄糖再进一步变成淀粉等有机物,促进植物的生长。

  夜热依然午热同,开门小立月明中。

  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只是风。

  ——南宋 杨万里《夏夜追凉》

  全诗匠心独运的精髓在末三字,作者在难耐酷热而追寻纳凉之处,终于发现大自然的静谧中得一片清凉和安逸之境,真有“心静自然凉”的感觉。杨万里的另一首诗句“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与炎炎赤日、蒸人暑气成为截然不同的概念,体现出积极向上、热爱生活的甜蜜情趣。宋代诗人苏舜钦《夏意》诗所表现的也是这一主题:“别院深深夏簟清,石榴开遍透帘明。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诗中句句切合夏日,不断利用色彩来表现景物,表达诗人满足的心情,与夏午本应给人的炎热与压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探讨了这么多古代诗人笔下的三伏酷暑天,我们不能不感叹他们对生活的体察细致入微。更重要的是通过欣赏这些古诗词可以增强科学学习和探索的乐趣,对于其中的自然风貌的描写,有时甚至可以作为气象参考资料来印证历史。品读古人的这些作品,仿佛远离了喧嚣、浮躁,走进了一片清凉的世界,令人神清气爽,心情安宁而美好。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