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8年>2018年第2期>文章

探秘天山冰川

  在热浪袭人的夏季,带着探秘天山冰川的好奇,前往心驰已久的西部新疆,搭机从乌鲁木齐至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首府伊宁市,驱车直奔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国交界的昭苏县,从县城沿着边境公路向西进发,大约一个小时就来到了新疆昭苏玛孜阿尔塔冰川的所在地夏塔柯尔克孜民族乡。

  玛孜阿尔塔冰川距离县城64千米,地处海拔6995米、号称新疆“天山之父”的汗腾格里峰下。我们溯古老的唐玄奘西游取经途涉的马奶河而行,沿河与草地雪山平行,就进入了夏塔神秘谷地。举目南望,近在咫尺的冰山雪峰,时而云雾弥漫若隐若现,时而天高云淡冰山奇兀,让人不禁为大自然的秘境而赞叹。由于地处僻壤,这里仍保留了千年的自然原始状态,静谧而安详。

  每个队员备好棉大衣、绳索、水和食品等必需品,弃车徒步开始向玛孜阿尔塔冰川进发。发源于雪莲山峰下的巴什克里米斯冰川和来自5000米以上雪山的冰川,在玛孜阿尔塔山口附近汇聚成了一条30多千米长、2千米宽的玛孜阿尔塔冰川。玛孜阿尔塔冰川又称木乌苏尔岭达坂,蒙古语意为“白色冰川”。冰川冰峰剑起兀立,终年不化,最厚冰层达20米,一年四季常有冰峰崩裂,声音鸣响清脆,令人毛骨悚然。《西域见闻录》曾描述曰:“层峦叠嶂,千仞攒空,巉巉如崧者皆冰也,裂隙处下视正黑,不见其底,水流之声澎湃如雷鸣。人聚驼马之骨,横布其上。”冰川形成于数万年前的地质运动时期,两侧山峰的脱落,在冰川上覆盖了一层石块。正面凝望,巨大的冰川宛若一条褐色的巨龙,从洁白如玉的雪山上倾泻奔下。玛孜阿尔塔冰川是很少有人涉足的冰川,由于上万年的冰块挤压运动,在裂缝交错的冰川上隆起了山丘似的冰塔。夏季冰川融化,在不到2千米宽的冰川上冲出了很多条既宽又深的冰沟,沟底咆哮的冰河震耳欲聋,令人顿感惊心动魄。

  我们遁入整个冰的世界,气温降到了零下三十多度,全身感到刺骨的寒冷。竭力绕过冰沟,沿西南方向斜夺玛孜阿尔塔冰川,用了5个多小时,跋涉有6千多米,来到玛孜阿尔塔冰川南部的冰口。冰口有100多米宽,地势十分险要,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冰口两侧山峰巍峨、千仞陡峭,仰望峰顶,银光闪烁、高耸入云、雾罩浓重。仔细环顾,在冰口东边的山坡上有黑色房屋,近前细看,有七八间用卵石修筑的古代兵营和好几处掩体。冰口最前端的一处绝壁上有一碉堡,便是当年的军事要塞,史书上记载的开凿“梯冰”处就在此地。因为冰口两侧的峭壁根本无法通行,因此这里是翻越冰川唯一的通道。据推测,当年的要塞肯定建在冰川之上,由于上万年来冰川的演化,掩体和碉堡都悬在了峭壁上,真令人难以想象大自然的造化是这样的鬼斧神工。

  玛孜阿尔塔冰川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天然冰川,险隘处处,危机四伏。冰川、冰缝、冰河、冰塔、冰山以及汹涌的玛孜阿尔塔冰河,都会给人难以想象的危险。人行走在漫长的冰川上,就像行走在炼狱之上,如果双脚行走不稳或身体不能保持平衡,就很可能滑倒。可以想象,如果稍不小心突然滑倒,跌进万丈冰窟深渊,后果将不堪设想。时已傍晚,队员们仍在踏着冰川前行。冰川末端落差很大,难以想象这短短300米的距离落差竟达500米,这是玛孜阿尔塔冰川最为艰难险峻的路段。历尽艰难走下冰川后,就进入了南玛孜阿尔塔河谷,河谷愈来愈宽阔,冰雪蔓延到天的尽头,近800米宽的河床到处都是冰凌。在河的东岸,有一处100多米长、150米高的陡壁,冰河下的滔滔雪水从陡壁处流过,冰川由此而中断。

  走进玛孜阿尔塔冰川,大自然的魅力令人陶醉,更让人敬畏。与其他风景的不同之处在于,除了冰川的绝地险境之外,更多的是这里的冰川之美。经过了一次不寻常之旅,虽然疲惫不堪,却感到心情振奋。玛孜阿尔塔冰川秀丽的风光、奇异的山水,使人流连忘返,一生难忘。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