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8年>2018年第3期>文章

柴达木盆地越来越“热”了

  柴达木盆地地处青藏高原东北部,盆区盐湖、石油天然气和矿产资源丰富,在我国自然资源开发利用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柴达木盆地地处青藏高原东北部,盆区盐湖、石油天然气和矿产资源丰富,在我国自然资源开发利用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同时,它也是整个青藏高原气候变化最为敏感和显著的地区。近日,青海省气象部门分析了多年气象资料,结合相关研究成果,发布了《柴达木盆地生态气象监测报告》。报告表明,近40多年来,柴达木盆地气候发生了明显变化,气温升高,降水量显著增加,对水资源、土壤沙化等方面产生了明显影响。

  每10年升高0.49℃

  研究表明,1961—2016年,柴达木盆地年平均气温呈明显升高趋势,升温率为每10年0.49℃,是青海省气温升幅最大的地区,并明显高于近50年全球、全国增幅,特别是1998年到21世纪初,这种升温趋势更加明显。此外,柴达木盆地年平均降水量也呈显著增加趋势,1961—2016年,增幅为每10年9.53毫米。其中,2004—2016年柴达木盆地年降水量呈现波动性变化,增加趋势有所减弱,表明柴达木盆地自1961年以来气候偏湿的趋势略微减弱。

  卫星遥感监测表明,近年来柴达木盆地湖泊面积不断增大、水位明显上升,其中大于10平方千米的湖泊有9个。平均面积从小到大依次为尕海、阿拉克湖、黑海、都兰湖、可鲁克湖、大柴旦湖、小柴旦湖、托素湖和哈拉湖,其中哈拉湖面积最大,为610.61平方千米。2012—2016年,哈拉湖呈增大趋势,近5年平均增速为每年0.426平方千米,其余湖泊普遍呈现减小趋势。报告指出,未来50年,柴达木盆地气候可能持续变暖,降水量总体偏多,盆地植被覆盖面可能趋于增加,积雪冰川面积将进一步缩小,水资源形势不容乐观。

  降水增加促进草场恢复

  随着降水量的增多,草地生态群落生产力、草地植被覆盖度一反持续下降退化的趋势,表现出明显的增加和上升态势,草地生态系统总体呈较明显的恢复趋势。2004—2016年,柴达木盆地草地最早返青期出现在2009年,最晚返青期出现在2013年,返青期总体呈略推迟趋势,每10年约推迟2天。牧草枯黄期推后,每10年推迟约4天。而盆地草地面积呈波动增加趋势,2012年柴达木盆地草地面积达到最大。

  随着降水量的增加,土壤抗蚀力增强,加之盆区内生态恶化土地治理建设的大力实施,致使盆区内主要沙区风蚀荒漠化程度趋缓,并由大片连续分布趋向于零散分布。柴达木盆地荒漠化面积明显减少,沙丘高度和移动速率也呈现出明显的减缓势头,沙丘水平移动速度也表现趋缓态势,目前柴达木盆地局部地区生态环境恶化的态势得到初步遏止。

  气候变化影响以负面为主

  报告指出,气候变化将继续对柴达木盆地自然生态系统和社会经济系统产生重要影响,尤其对能源生产及相关产业、农牧业产业、水资源供需、高山积雪及冻土等影响较为显著,且这些影响以负面为主,水资源短缺等影响具有不可逆性。

  柴达木盆地气候变暖特别是冬季气温升高,农耕期积温增多,作物生长季延长,有利于喜温作物面积扩大和复种指数的提高,但气候变暖导致局部干旱高温危害严重,农作物发育期提前而晚霜冻危害加大,作物病虫害增多,气象灾害造成的损失日趋严重。气候变暖同时促使土壤有机质分解加快,农业成本和投资需求大幅度增加。

  报告建议,为减少气候变化给柴达木盆地区域经济和生态、环境造成不良影响,应该加强保护,大力发展节水灌溉,强化水资源可持续利用措施,积极发展生态畜牧业,充分利用太阳能风能资源,完善生态监测评估预警体系建设,建立生态气象防灾减灾长效机制。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