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8年>2018年第5期>文章

三江源:千湖之地与生态高地

  地处青藏高原北部的三江源地区,高山耸立,雪山连绵,湿地广袤,河流纵横,湖泊如珠,是高原动、植物生长的乐土。长江、黄河、澜沧江发源于此,三江之水覆盖了我国66%的地区,每年向中下游供水600多亿立方米,滋润着下游超过10亿人口。

  走进三江源,你不得不感叹“中华水塔”和“生态高地”的魅力。虽然由于气候变暖,三江源的很多大山山顶都留有冰川消融、退化的痕迹,但是很多常年不化的雪山还是给人不小震撼。山脚下,一条条涓涓细流汇成小溪、大河,汇入长江、黄河、澜沧江—给沿岸人民带去无限勃勃生机。

  三江源的冰川主要分布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昆仑山、唐古拉山,这里适宜平顶冰川和冰帽的发育成长,主要类型有冰斗冰川、悬挂冰川、山谷冰川和平顶冰川。如著名的长江源区—唐古拉山各拉丹冬雪山,峰顶有181.5平方千米的冰川,其东南西北还分布有85条冰川,面积为662平方千米。近年来,根据青海省气象部门对冰川的科考、研究,三江源冰川退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气候变化已经严重影响着三江源。

  地处三江源的玛多县是有名的“千湖之县”,湖泊星罗棋布,河流纵横。黄河从玉树州曲麻莱县发源,流经玛多县,得到大量湿地和湖泊水的补给,形成了下游壮观的奔腾景象。20世纪后期,由于人类活动的加剧和气候变化的影响,玛多县大量湖泊消失,“黄河一步就能跨过去”。随着三江源退牧还草、封山育林、人工增雨等系列生态保护工程的实施,目前,玛多县重现了“千湖美景”,布满了星星点点的湖泊,草长莺飞的三江源美景再现世人面前。

  从2005年开始,国家投资75亿元启动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二期工程,在实施生态移民、退牧还草、以草定畜、人工增雨等措施后,三江源生态出现好转趋势。近年来,三江源生态环境维持着良性发展:江河源径流量增加,水资源短缺状况有所改善;三江源地区湖泊数量增加、总面积增大,水源涵养功能逐步恢复;草地覆盖面积增加,牧草增产幅度达0.51% ~ 20.44%。 据青海省气象部门统计,2006—2017年三江源地区实施人工增雨共增加水量577.19亿立方米,年均增加水量48.10亿立方米;长江源区的直门达水文站年来水量较历史同期增加36.2%;黄河源区湖泊数量较2004年增加约120个,湖泊面积增加约260平方千米。

  三江源地区主要分布着湖泊型湿地、河流型湿地和沼泽型湿地,总面积为29842.8平方千米,成为三江源独特的自然景观。

  三江源地区气候为典型的高原大陆性气候,属于青藏高原气候系统,具有干湿两季分明,冷热两季交替,年温差小,日温差大,日照时间长,辐射强烈,无四季区分的气候特征。在三江源地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夏天,一会儿烈日高照,一会儿冰雪来袭,“一日四季”是常见的事情。

  三江源地区的地貌以山原和高山峡谷为主,中西部和北部为河谷山地,有大面积的以冻胀丘为基底的高寒草甸和沼泽湿地;东南部唐古拉山北麓则以高山峡谷为多,地势陡峭。这里高山耸立,雪山连绵,主要山脉有昆仑山主脉及其支脉可可西里山、巴颜喀拉山、唐古拉山等,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这里展现了独特的原始风貌,地质成土过程年轻,冻融侵蚀作用强烈,土壤质地粗,以高山草甸土为主,从东南向西北分布着高山灌丛、高寒草甸、高寒草原、高寒荒漠等高寒生态系统,雪峰、冰川、山岩、土壤、河流、湖泊、植被、野生动物等,都保持着纯自然发育的过程。

  三江源地区具有多样性的高原生物环境和独特的高山生态系统,共有维管束植物760种,分属50科241属。野生植物形态以矮小的草本和垫状灌丛为主,高大乔木仅有大果圆柏等。

  三江源地区还是高原野生动物的天堂,这里天朗气清,地面宽阔,雄鹰在湛蓝的天空自由翱翔,黑颈鹤在湖滨草甸沼泽带欢舞鸣唱,藏羚羊在太阳湖畔自由嬉戏,野牦牛在昆仑山坡酣睡。这主要是由于实施生态保护工程后,牧民们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得到了提高,保护动物、不伤害动物已成为共识,他们告别世代居住的家园,迁到生态移民区居住,给野生动物提供了良好环境,以前很少见到的雪豹、狼群等种群逐渐恢复了。三江源已经成为野生动物真正的“乐园”。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