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9年>2019年第3期>文章

百年气象站·营口篇

  2017年5月17日,在世界气象组织召开的第69届执行理事会会议上公布了60个百年气象站成员,营口气象观测站迎来了这份百年荣耀。

  因为这个契机,沉睡百余年的营口气象站遗址小楼被世人唤醒,她身上斑驳的痕迹,向我们讲述了一段关于营口气象的百年历史岁月。

  1858年6月,清政府与英国签订《天津条约》,增开牛庄、登州等十地为通商口岸。1861年5月,英国首任驻牛庄领事托马斯·泰勒·密迪乐以“牛庄距海口甚远和停泊不便”为由,强行将通商口岸由牛庄改设在营口,从此,营口成为东北三省第一个对外通商口岸。因中英《天津条约》内容无法修改,故此,凡涉及营口的洋务事项都将“营口”称为“牛庄”。

  有记载的营口气象观测始于1861年:英国驻牛庄(营口)领事密迪乐将华氏温度计挂在房屋墙壁北面观测营口的气温,并将其记载在了1865年上报英国政府的贸易报告总论中。这是营口地区最早开展的气象活动。

  为保护航运安全,1869年11月,海关总税务司赫德向各海关发布了《海关28号通札》的命令,要求在海关开展气象观测业务,并将气象观测列入海关的海务5项基本业务之一。1880年2月,营口海关建立牛庄(营口)海关测候所,现存的气象资料从1890年3月开始记录。1902年前,每年基本上仅在4—11月进行观测,观测项目包括气压、气温、风、天气现象等。1902年以后,开始全年观测,观测项目为气压、气温、风向、风速、降水量、能见度、天气现象、海浪、水位高度、高水位出现时间等。1932年5月营口海关停止了气象观测。

  在海关观测还没结束时,由日本人建立的气象站也在同步开展观测,这项工作始于1904年:一场帝国主义之间的肮脏战争—日俄战争在中国国土上展开,为了侵略战争的需要,日本政府批准日本中央气象台在中国东北设立气象观测站点。于是在1904年8月,营口鼋神庙街的三义庙设立了第七临时观测所,同年9月开始气象观测,10月起有正式的气象记录。

  1909年12月25日,站址迁至新市街青柳町一丁目,也就是现在的营口气象站旧址,此时第七临时观测所已经更名为关东都督府观测所营口支所。当时主要观测气象要素包括气压、气温、湿度、水汽张力、风向、风速、降水量、蒸发量、积雪深度、云量、日照、地温以及天气现象。

  几经更名后,营口气象站最终改称关东观测所营口支所。1937年,日本政府施行所谓的废除治外法权,将营口等4个关东观测支所移交给伪满洲国“中央气象台”管辖。日本侵略期间,日本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于1913年4月在熊岳设立“产业试验场熊岳城分场观测所”,这是“满铁”在中国东北地区建立的最早开展农业气象观测的气象站,也是营口地区的另一个百年气象站。1904—1932年,营口城区有两个观测站并行,因此营口也是同时拥有两个百年气象站的地区,这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

  1945年日本投降后,关东观测所营口支所解体,在日本侵略者销毁1943—1945年观测记录的扬扬尘灰中,日本侵略时期的气象观测就此结束。

  日本无条件投降后,1948年营口解放。1949年2月27日,东北人民政府农业部水利总局东北气象台派员来营口,在旧址筹建营口气象台,气象观测的接力棒终于传到中国人民自己的手中。1949年5月1日,有了正式的名称:辽东省农业厅水利局营口气象台。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营口气象筚路蓝缕、与日俱新。特别是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营口气象事业仿佛插上了腾飞的翅膀:气象站网由寥若晨星到星罗棋布,观测手段由简单原始到丰富现代,气象设施由简陋落后到自动化、智能化,气象服务也由以国防建设和军事气象为主转变为面向全社会公众服务,实现了全方位的质的飞跃。这些巨大变化既是气象工作者创业历程的真实写照,更是气象精神和辉煌成就的历史见证。

  忆往昔风云变幻,看今朝气象万千。在荣耀下觉醒的气象小楼见证了百年来气象观测的发展和进步,更承载了中国几千年气象科学的探索和实践,在中国气象局、辽宁省气象局和营口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原本破旧的小楼受到保护并恢复了昔日的样貌,在时代的打磨下她将继续谱写气象工作者准确、及时、创新、奉献的赞歌。

(◎文/徐亚琪  白福宇)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