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20年>2020年第2期>文章

降水的四季旅程

  一年四季,寒来暑往,花开花落,少不了的是陪伴我们领略四季之美的风霜雨雪。

  风霜雨雪都是十分常见的自然现象,而雨和雪则是夏、冬差异的最直接体现。雨、雪,在气象上统称为降水,指的是空气中的水汽冷凝并降落到地表的现象。

  常言道: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在大众的眼中,一年始于春季而终于冬季,但实际上,四季的划分有天文、气候、农历、节气等不同的标准。天文划分法将春分(3月20日或21日)、夏至(6月21日或22日)、秋分(9月22日或23日)、冬至(12月21日或22日)作为四季的开始。节气划分法以立春、立夏、立秋、立冬作为四季之始。而民间习惯上使用农历月份来区分四季:正月至三月为春季,四月到六月是夏季,七月至九月为秋季,十月到腊月是冬季。气候季节划分依据的是候平均气温(5天为一候),也就是5天的平均气温,即日平均气温或滑动平均气温大于等于10℃且小于22℃为春季,日平均气温或滑动平均气温大于等于22℃为夏季,日平均气温或滑动平均气温小于22℃且大于等于10℃为秋季,日平均气温或滑动平均气温小于10℃为冬季。我国幅员辽阔,不同地域之间的气候存在着很大差别,虽然以候平均气温来划分四季更能反映各地的自然景观和生活景象,但不容易为人们直观接受。气象部门对季节的通常划分是:3—5月为春季,6—8月为夏季,9—11月为秋季,12月至次年2月为冬季。

  公历上的一年开始之日是1月1日,即元旦,而北半球1月和2月在气象上属于冬季,特别是1月正值隆冬时节,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换句话说,降水在四季中的典型旅程多半是从雪的形态开始的。每年这个时候,我国北方地区天寒地冻,是雪花纷飞的季节。大雪过后,大地像是披上了一层白色的外衣,一派银装素裹的景象。

  进入3月后,尽管按照气象部门常用的标准已是春季,气温也在逐渐升高,但在北方的很多地方天空中飘落的依然是雪。不过,就季节更迭的整体趋势而言,随着冷空气势力的减弱和气温的逐步升高,大地回暖,万物开始复苏,降水的相态会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变化,由雪过渡到雨夹雪,然后再逐渐变为纯粹的雨。那么,决定这种变化的主导因素是什么呢?气温,没错,就是气温。当近地面的气温在0℃左右时,降水就会以雪花的形态呈现,当近地面的气温到达3~4℃时,看到的往往是雨夹雪,气温再往上的话,从天空中降落的就会变成纯粹的雨。

  通常3月下旬以后,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会陆续进入雨水“独舞”的时期,不过也可能会出现反复的情况,西北有些地方5月甚至是6月依然能看到飞雪的景象。当然,这只是雪和雨在季节转换过程中出现的一点“小插曲”,而非主导模式。

  俗话说,春雨贵如油。我国北方地区春季气候干燥,雨水稀少,易出现春旱。而春耕、春播期农作物发育生长需要充足的水分,因此雨水就显得非常宝贵和重要。关于春雨的宝贵,唐代大诗人杜甫在《春夜喜雨》中写道:“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除了赞美春雨来得及时、滋润万物外,杜甫还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联诗句写出了春雨的典型特点—伴随着和风的细雨。不光是杜甫,南宋词人史达祖在其词作《绮罗香 "咏春雨》中描写了春雨迷蒙的景象。另外,烟雨蒙蒙、细雨纷纷、淅淅沥沥的雨,这些用来形容春雨的词汇都准确说明了春雨的特点。

  春天的雨是清亮的,有灵性的,也是神奇的。经过它的洗涤,万物复苏,花草树木生出嫩枝嫩芽,娇媚动人,大地重新焕发出光彩,一切变得生机盎然。

  到了夏季,雨还是雨,不过“出场”方式出现了很大不同。与春雨的“细”不同,夏雨多半大张旗鼓,来时乌云密布、雷声隆隆,雨点往往噼里啪啦地就落下来了,不给人以喘息之机。不过雷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常常是雨过天又放晴。夏天的雨虽然热情,但“性情”暴躁,“性格”粗犷,来势凶猛,不留情面,让人猝不及防。

  夏季是一年中降水最集中的阶段。有时候,在某一段时期,雷阵雨几乎可以做到天天“出勤”,出现频率非常之高。这种雨属于对流性降水。对流性降水是由于对流运动而产生的,通俗来讲就是近地面层空气受热或高层空气强烈降温,促使低层空气上升,水汽冷却凝结而形成的。对流性降水主要产生在积雨云中,一般出现在午后。噼里啪啦一通猛雨后,有时彩虹便不经意地挂在天边,美出天际,这是夏雨和阳光创造的美丽时刻。秋季是天气由热转凉再由凉转寒的过渡性季节,此时夏季风逐步被冬季风代替。到了秋天,随着大气环流形势的调整,降水的“出场”方式也有所调整,从以对流性居多逐渐回归到像春天那样的系统性降水模式。

  较之于大雨倾盆、瓢泼大雨等夏雨的代名词,人们习惯于用“绵绵”来形容秋天的雨,即秋雨绵绵。最能体现秋雨“绵绵”特征的莫过于华西秋雨。秋天的雨和春天的雨很像,细碎绵长,不急不缓,都少了些张扬,多了份内敛。它们轻轻地落在地上,拍打在行人的肩膀上,有时候会一连好几天阴雨绵绵,不给阳光丝毫露脸的机会。但与春雨不同的是,这样的雨容易使人变得烦闷,心情不佳—秋雨中透着几分凄冷和孤独,仿佛少女在低声吟唱心中的忧伤,诉说无尽的惆怅。

  进入冬季,随着冷空气的日渐强盛,气温一步步下降,降水的形态不得不变成雪。同为降水,有人说,雨和雪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和品格,雨来时通常敲敲打打,而雪来时则悄无声息。雪虽然特别低调,但带有神奇的力量,只需一个夜晚,大地就会因它换装,创造出洁白的世界,在冷色调中包裹着温暖,蕴藏着哲思。在北方,如果冬季不下雪,似乎就不算是真正的冬天。白雪既是冬天的“外衣”,也是冬天的“精神寄托”。

  从雪到雨,从雨再到雪,降水在四季中的旅程如同四季的轮回本身,从起点再回到起点,然后重新出发。不过,由于地理位置和气温差异,不同地区降水的四季之旅可能大相径庭。夏季下雨,冬季下雪,这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识。但是在我国南方,很多地方即使到了冬季也很难看到雪的踪影,而雨则是一年四季相伴。相比之下,北方地区却是雨雪各领风骚,交替登场:冬半年是雪展现自我风采的舞台,到了夏半年,舞台上的主角换成了雨。

  东南西北地理方位不同,距离海洋远近不同,降水多寡也不同。我国东南沿海地区由于靠近海洋,受后者的影响大,水汽充足,降水多;相反西北地区深居内陆,远离海洋,湿润的海洋气流难以抵达,所以西北地区的降水少,气候干旱。纵观我国年降水量的空间分布,东部明显多于西部,降水量自东南向西北逐渐减少,并且形成了几条主要的等降水量线。东南沿海地区年降水量在1600毫米以上,到秦岭—淮河—青藏高原东南边缘附近减少至800毫米,再往西北方向到大兴安岭—阴山—兰州—青藏高原东南部一带减少到400毫米,接着再向西北到贺兰山—青藏高原中部减少为200毫米,再往西则年降水量在200毫米以下。其中800毫米等降水量线是中国南方和北方的地理分界线;400毫米等降水量线既是半湿润区与半干旱区的分界线,也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分界线,因而是我国的一条重要的地理分界线;200毫米等降水量线则是半干旱区与干旱区的分界线。

  四季轮回,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无论世事怎么变,始终不变的是雨雪对大地的眷恋。总会有某个时刻,在某个地方雨或雪会从空中飘落,与大地来一次深情的“拥抱”。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