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20年>2020年第3期>文章

从“天恩地局”说东北垦荒史

  吉林省西北部的洮儿河畔有一座小城市,因为坐落在洮儿河南岸,故名洮南。别看洮南现在只是一个县级城市,屈居在五线城市之外,当年这座城市也曾有自己的辉煌,至今洮南城里还有几处古迹颇引人注意,其中之一便是“天恩地局”。

  天恩地局坐落于洮南小城当年极为繁华的兴隆街旁,是一个四合院式建筑,精巧别致,四面各为5间硬山大脊的青砖瓦房,顶为雁式滚脊小青瓦,檐溜瓦头均采用雄狮头瓦,廊前各有6根红漆明柱,透出肃穆之气。偌大的天恩地局在设计上古朴庄严、华丽异常,而且房屋建造结构严谨,布局巧妙。门前的一对金狮造壁辉煌壮观,威武中彰显了王府的恢宏气派,在门楣的正上方赫然挂着清朝光绪帝御赐的匾额—天恩地局。从天恩地局的整个建造风格来看,呈现出的仍然是蒙古风格,尤其是尚武的精神被表现得淋漓尽致。翠柏苍松,朱红大门,让人顿生庄严之感。这里曾是清朝蒙古王公放荒(清朝政府将荒山野岭招民垦种的措施)的办公署地,在东北垦荒史上曾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清朝的封禁地

  明末清初,辽东地区长期处于战争状态,社会经济遭到严重破坏,百姓饥寒交迫、民不聊生,纷纷逃离,致使辽东大地一片荒芜、满目疮痍。与此同时,关内战争犹酣,土荒丁亡,财尽民穷。清政权刚刚入主中原,尚未完成统一大业,若再将经营多年的根据之地弃之不顾,势必会影响政权稳定。因此,入关不久清政府便开始着意于辽东经济的重建,以巩固其后方,先后实行“辽东招垦”“辽东招民授官”等垦荒政策,加之向关外遣戍流人法律化,大批关内人口流向辽东。

  就在垦荒政策初见成效,大量关内民众涌入“龙兴之地”时,清朝统治者却恐难以驾驭而突然改变了东北垦荒政策。从“辽东招民授官例,永著停止”到加强关口封锁和户籍编审,从在关外内部划定禁区“柳条边”,到变更流犯发遣地点,再到增加关外民地田赋科则,自此,关外一步一步走向全面封禁,长达200多年。

  关内流民闯关东

  清庭对东北的封禁造成了当地人口稀少,最终为俄国对中国东北的蚕食创造了有利的条件。1860年(咸丰十年),清政府采纳了黑龙江将军特普钦的建议,正式开禁放垦,鼓励移民实边,以振兴关外的经济,于是在关东局部驰禁放荒,一直到1897年全部开禁。在这期间,黄河下游连年遭灾,关内民众(以河北、山东等地百姓为多)开始大量翻山越海涌入关外,出现了人类历史上一次大规模的移民浪潮—闯关东。

  东北水绕山环、沃野千里拥有宜垦荒地约1亿亩(1亩≈0.067公顷),潜力之大国内少有。并且,这里属于温带季风气候,夏季高温多雨,雨热同期,其地形平坦开阔,境内鸭绿江、图们江、乌苏里江和黑龙江环绕,灌溉水源充足。火山喷发后火山灰长期沉淀形成的黑土地,是一种性状好、肥力高、有利于植物生长的土壤。所以,就气候与地理条件而言,当时这里是关内民众最适合的移民地点,但是当地匪患却十分严重,“本境胡匪,少或三五,多或百十成群,忽聚忽散,出没无常……”移居至此,要在一个陌生环境开垦荒田、做工打渔等,困难程度可想而知。在此环境下,移民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在辽阔的关东地区闯出了自己的天地。电视剧《闯关东》完整地描述了山东人闯关东的艰辛经历。

  “鲁人之移植于东三省者,其职业以农为主”,移民们基本来自农业地区,除少部分进入长白山、兴安岭山区以外,绝大多数进入了平原地区从事农耕作业,对东北农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首先,开垦东北荒地,耕地面积剧增,迁入的人口投入到农业领域,使得农业劳动力也极大增加;其次,生产技术和生产力迅速发展,移民们带来成熟的耕作方法和先进的农业生产用具,粗放式土地经营模式转化为精耕细作,使东北农业很快进入近代化;再次,农作物类型多样化,引进玉米、大豆、烟草、山药、桑蚕等,使得东北农业形成了较完整的农业链,为后来东北农作物类型多样化奠定了基础;除此之外,各民族农业观念发生了变化,东北游牧文化大规模地向中原的农耕文化发展。并且,除农业采矿、挖掘、伐木和淘金,各行各业的工人也带来了先进的生产和生活技能,促进了整个东北地区的近代化发展。

  关内移民在东北扎根,使得文化交流也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在开放的历史条件下,中原文化和当地文化在辽阔的关东大地得以高度融合和发展。

  从“天恩地局”看东北放荒

  晚清时代的统治者内忧外患,面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敢怒不敢言,内政管理又不得不拉拢多方势力,“天恩地局”的出现就基于此。

  很多人也许不明白,为什么清朝廷会封一个蒙古郡王在东北,其实这和清朝的发迹史有关。清朝发源于后金,主要是活动在东北和蒙古地区,在此地设立郡王府,方便统治管辖。1688年(清康熙二十七年),东徙蒙古“喀尔喀三汗”之一札萨克图汗子孙建部落于内蒙古科尔沁草原、洮儿河畔。清廷为笼络其上层人士,采取“羁縻怀柔”的手段,赐以“亲王旗、郡王旗和公爷旗”。1891年后,札萨克图郡王旗传至12代郡王乌泰时,乌泰却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由于欠下了诸多外债,为了能筹措银两,他公然违抗清廷关于开垦的禁令,这一举动激怒了清朝皇帝,乌泰被革职查办。1902年,清廷下谕乌泰革职留任,以观后效,并在辽源州(今吉林双辽市)设立“札萨克图蒙荒行局”,开放洮、蛟两河沿岸的生熟荒地。后“蒙荒行局”升为“洮南府”,乌泰借开发洮、蛟两岸千里草原之机,以方便办事经商的名义在洮南巧设王府行衙,负责放荒征税与蒙旗事宜,并聘请参与修建沈阳故宫的建筑名师建造了这座小型的蒙古王府。这位设计师根据北京东单、西单王府的基本构造,耗时2年,耗银4万多两,动用数百工匠打造了占地逾6000米2的蒙古王府。清光绪年间,清廷意欲开复乌泰郡王爵,假借奖励开边垦荒,下喻恩赐上镌有镀金阴文“天恩地局”的牌匾,被乌泰悬挂于行局门楣之上,天恩地局因此得名。看似皇恩浩荡的奖赏,背后却是清王朝的日薄西山,在国家濒临内忧外患之际,如此奢华的王府仿佛给末代王朝敲响了丧钟。乌泰修建天恩地局后并未享用几年,因借俄行外债过多,不得已典给洮南府抵押外债,天恩地局逐渐萧条冷落。

  现今的天恩地局已经成为洮南的宝贵文化遗产,供人参观游览。2004年之后,省市文化部门投资对天恩地局进行修缮维护。2007年天恩地局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8年成了天恩地局博物馆。现在的天恩地局拥有360米2的展厅,免费向公众开放。自此,这座神秘的郡王府走入了人民的视野之中,成为大众学习当地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