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作者文集>兰博文>文章

五月丁香花满城

丁香因花瓣细长如钉且幽香而名。因花开成簇似结,在江南成了诗人笔下高洁、哀婉的代名词,在塞北寄托着闯关东的汉子对“家丁兴旺、族誉馨香”的深长意味,在欧洲则象征着“纯真、无邪、初恋与谦逊”, 被誉为“天国之花”,法国用“丁香花开”指代最为美好的季节和时光。

  哈尔滨因冰雪而著称,是名副其实的冰城夏都。其实哈尔滨的春天同样绚烂,大街小巷开满的丁香花给哈尔滨带来“丁香城”之美誉。

  丁香因花瓣细长如钉且幽香而名。因花开成簇似结,在江南成了诗人笔下高洁、哀婉的代名词,在塞北寄托着闯关东的汉子对“家丁兴旺、族誉馨香”的深长意味,在欧洲则象征着“纯真、无邪、初恋与谦逊”, 被誉为“天国之花”,法国用“丁香花开”指代最为美好的季节和时光。

  哈尔滨的春天来得迟、去得快,丁香生命力旺盛,耐寒、耐旱、耐贫瘠,喜阳光、抗虫害,恰好适应这样冬夏漫长的气候与春旱的沙土地。“芭蕉不展丁香洁,同向春风各自开”。春寒料峭之时绽放在北纬45°线上,诠释了塞北与江南春天的风景不同与性情迥异。丁香可播种、压条、扦插、分株或嫁接,易在深厚、肥沃、排水良好、pH 值5~6、地下水位在

  3米以下的沙壤土地种植。当温度稳定在25℃左右时,丁香12天后即可萌发,五月浓香馥郁,花飞全城;十月枝叶浓绿,孤独傲霜。哈尔滨的丁香没有戴望舒江南雨巷的忧郁惆怅,也少了唐磊歌中唱的那般孤单凄凉,哈尔滨人更喜欢丁香顽强的生命在淡定中散发的质朴,在内敛中蕴含的豪爽,在平凡中略显的张扬。或许正是这种坚韧、顽强的生命力打动了这座关东之城。

  丁香在哈尔滨的栽培种植源于那段移民的历史。19世纪哈尔滨作为“东方小巴黎”,东欧大批斯拉夫人、犹太人侨居于此,丁香作为他们喜爱的花卉引种于此。丁香适应性顽强,可采取浅播或不覆土方式育苗,忌水涝、忌高温、忌潮湿,给点阳光便可在黑土地上茁壮成长,洋气中蕴倔强、大气中显刚强,正契合了移民们对于情感的寄托与审美的移植。哈尔滨这座借铁路肇始、侨民兴旺的城市,有过“东方莫斯科”的低吟与“谍报之都”的浅唱,更曾扛起过“共和国长子”的脊梁。孤独的浪子就爱丁香早春宜移栽、覆土施肥即可插枝放苗、浇遍透水就能生根发芽的个性。关东儿女特喜欢丁香幼龄喜荫忌晒生长缓慢、成龄爱光爱长萌发力强、枝条折顶可派生大量新杈的灌木特征。这种苍凉中的妩媚、坚毅中的淡雅与沁人心脾的幽香与这座城市历史与性格十分契合。丁香可路边、草坪、坡地成片种植,庭前、窗外、盆栽、插瓶也能孤独生长,松花江畔、太阳岛处、公园大街乃至哈尔滨的小巷庭院、家家户户种满了数百万株丁香,和平邨宾馆院内的丁香树更长达百年,犹如繁星点点、香气浓郁悠远。

  花开淡如海,香溢四周无。哈尔滨的春天最先映入眼帘又最容易遗忘的,莫过于这层次栉比的欧式建筑与那一簇簇香气四溢的丁香。因为欧式建筑在哈尔滨不是什么标志建筑而是城市大背景,淹没在青石路口、广场之外、大街两旁,说不定大街上你匆忙走过的西餐厅以前就是个犹太会馆,闲谈小憩的咖啡馆曾属于哪个白俄贵族的豪宅别墅,路边那不起眼的宾馆旅社也可能是哪国过去的领事馆,就连闲逛过的书店或上过课的学校都是些活着的历史遗迹,悄无声息地融入我们自由而散漫的生活。因为丁香作为灌木遍布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有土壤便可生存,除一下草、防一时涝、浇一点水,无需园丁照看便可独自生长,管理相对粗放,纵然无人打理与修剪也会风雨无阻地自然开放。花开在大街小巷,人走在树下花丛,数百万株丁香恰似绚烂而又静默的背景墙,自然而然地到了无暇关注与欣赏的地步。

  问花默不语,问城怎作答,冰雪消融间的清香淡雅就这样造就了花与城的缘。1988年4月12日,根据哈尔滨城市气候条件、地域特征与历史文化,丁香花被确定为哈尔滨市花,市徽为心形盛开的5 瓣丁香花。哈尔滨银行信用卡也称丁香卡,“丁香小姐”也曾为哈尔滨选美冠名,哈尔滨为丁香注入了更多的文化内涵和前所未有的热情。这盛开的丁香、美轮美

  奂的冰雪、无处不在的音乐、满街欧式古典建筑与缓缓流淌的松花江水孕育装扮的哈尔滨总是那么艳丽妖娆、风情万种、迷人魅惑,欧洲古典风情在关东豪迈底蕴下不可或缺地浓烈激荡与淡雅回旋,或许正是哈尔滨城市风韵的与众不同和绝妙之处。

  世界上有30多种丁香,在哈尔滨大都可寻觅到踪影,品种繁多,花开三季。始花期与温度、光照和湿度相关,其中气温影响最大、光照次之(如遇干旱低温也可能叶衰花落, 低温在3℃下时植株枯萎,年降雨量超过3000毫米会香气欠佳, 长期积水则烂根死亡。倘若较好的积温遇上了充足的阳光,有些丁香也会在初秋选择二次绽放)。一般情况5月中下旬紫丁香和洋丁香最先绽放,若春季气温过低或地表的积温不够可能推迟一周或半个月,这就是所谓的“五月丁香六月开”;小叶丁香和暴马子丁香到了6月份会自然盛开,红丁香和辽东丁香姗姗来迟地等到7月份后才会开放。

  每到这个时节,哈尔滨的大街小巷、江畔公园、学校庭院,一簇簇、一丛丛、一片片的纯白、浅粉、淡褐、浓紫含苞待放的小花蕾酷似倒挂金钟,花小如丁,如影随形,白中映粉,紫中蕴青,远远望去如云似霞;簇冠硕大,枝繁叶茂,星星点点,或连或断,远远望去如烟似海;恰似结伴同行又到处向外蔓延的精灵,既羞于见人,又赧然含情。含苞待放之时,见花不见香,香不外露,只有刻意靠近才顿感暗香浮动,袅袅而来,如烟似缕地含蓄多情;花开灿烂之时,香气浓郁,往往尚未见花早已幽香扑鼻,沁人心脾,撞个满怀的往往是种莫可名状的陶醉;尚未凋谢之时,香而不酽,余味十足。这种含蓄中彰显的诗情意韵或许告诉我们,任何生命的百转千回都会有各自绚烂的美丽与千差万别的精彩,关键看有谁去欣赏与如何承载罢了。

  哈尔滨的春天、夏天和初秋,就这样被丁香所熏陶、所弥漫、所包裹。300余万株白丁香、什锦丁香、法国丁香、朝鲜丁香、关东丁香等不同品种的花朵悄然地在哈尔滨的校园、公园、江畔竞相绽放,花期接踵而至、各自争相斗艳。当多种丁香花同时盛开的时节,也到了哈尔滨最为清爽宜人的避暑季,或许这时令你陶醉的不一定是迷人的哈尔滨之夏音乐、带着塔头墩(青草)清香的松花江湿地草甸以及那令人心醉的哈尔滨啤酒,更可能是花序硕大、花色淡雅、蕴含幽香的丁香花海。

  丁香不仅仅好看、好香,还能吸附二氧化硫及氟化氢等多种有毒气体和灰尘,净化空气、调节湿度、改善生态与人居环境,不仅起到了绿化美化作用,还有很好的环保功效,经济价值也十分可观。10~15年树龄的丁香即进入初产期,虽为自花授粉植物, 但异花授粉、自然杂交结果率更高,其经济寿命可达50~60年。丁香果提取的精油是知名的香料,在烹饪、制茶、调烟、入酒、制药、化妆等多领域得到广泛应用。丁香花蕾可以入药,颇具消炎止痛、平喘健胃、治疗烧伤、杀菌驱虫等疗效。

  五月丁香开满城,芬芳流荡紫云藤,何尝不是哈尔滨春天的写照。虽然因城市化进程加快,路桥改造多少挤占了丁香的发展空间,高楼大厦也的确冲淡了丁香所营造的氛围,哈尔滨街道上丁香不再像过去那么浓烈、繁盛,但星星点点的丁香仍然是哈尔滨最具标志性的花朵。在哈尔滨的出城口、景观大道、松花江大堤和太阳岛、森林公园、松柏园、古梨园、兆麟公园以及哈工大、哈工程、黑大等校园仍有大片品种各异的丁香林。尤其群力新区新建了占地43万平方米的丁香主题公园免费向公众开放,园内丁香达23种,有白花欧丁香、蓝花欧丁香、匈牙利丁香、朝鲜丁香、黄丁香等很多珍惜品种,结合丁香灌木形体特点,采用了大面积疏林种植的手法,配植油松、垂柳、白桦、椴树、毛白杨等树丛或孤立树,来突出丁香与其他植物丰富的色彩对比;借水体、草坡、石块、平台等自然疏密生态加以驳岸、掩映,来突出丁香的观赏性和游览性;并根据不同种类丁香花期各异的特点,采取同品种多株集栽与不同品种搭配相结合的群体布局,使其在五月至七月都能分批逐次地绽放。而形式多样的“丁香文化节”与群众自发活动,更是提高了人在自然环境中参与、观赏、体验、与丁香花海互动的乐趣,让人们在诱人的幽香中去品味哈尔滨独有的韵味与气息。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