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作者文集>林之光>文章

南方北方、春夏秋冬和天气风雨

我国地域辽阔,各地气候相差很大,例如北方冬季严寒,夏季凉爽,雨少气候较干燥;而南方冬季温暖,夏季炎热(岭南更是全年暖热),雨多气候湿润。因而南北方园林特点很不相同。

  中国古典园林艺术,堪称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结晶。它和传统文化中的古代文学、哲学、美学、绘画、书法、雕刻、建筑和花木艺术等,可说都有不同程度的密切联系。其中特别是诗和画,所以中国古典园林素有“凝固的诗”“立体的画”之称,中国园林讲究的是“三境”,即生境、画境和意境。生境即生意盎然的自然环境,能“足不出户而置身于丹崖碧水,茂林修竹之间”。画境进一步要求园林达到像画那么美的境界,追求似与不似之间,源于自然而高于自然。意境大体指人们在赏境过程中达到更高层次美的享受和在联想中受到启迪,画意出诗情。

  我国有多种园林,但其中以明清最盛的江南私家园林因面积最小,最能体现和反映“以小见大”的中国园林造景艺术的特点。

  南方北方——空间因子影响

  我国地域辽阔,各地气候相差很大,例如北方冬季严寒,夏季凉爽,雨少气候较干燥;而南方冬季温暖,夏季炎热(岭南更是全年暖热),雨多气候湿润。因而南北方园林特点很不相同。

  气候对园林建筑物的影响。北方因冬季严寒而建筑物的屋顶及外墙严实厚重,窗户相对小而少,北墙甚至无窗;江南暖热潮湿,为了夏季通风降温,建筑物结构空透,墙体薄,窗户也大而多,园中尤多亭轩之类建筑,以避雨遮阳;岭南夏季更长,建筑设计以通风防晒为主,园林建筑更加疏朗俊秀,而且注意建筑物之间形成穿堂风的“冷巷”,特别是建筑物常与水面结合,多设计“骑”在水面上的船厅,既使室内通风降温又能近水赏景,成为岭南园林的一大特色。

  关于建筑物的色调,北方因气候寒冷,且皇家园林空间较开阔,因而多红黄等强烈浓重色调。与蓝天、白云、绿树相衬,也显得更加金碧辉煌。而江南温暖湿润,宜柔和素雅色调,特别是江南苏州私家园林面积很小,在四周有围墙的狭小空间里,如果浓妆艳抹,加上阳光强烈、气候炎热,就会影响审美效果。这也与建园的退隐文人们的涤除尘欲、宁静闲适的意愿相违背。所以,在当地阴天多云和气温较高的气候条件下,浓郁的绿色植物加上粉墙黛瓦,便成了江南园林和谐的主色调。岭南珠江三角洲地区几乎全年炎热,因此,建筑物色调更多绿、青、紫等寒色,室内外墙也多用青灰色,没有强烈的反射光,有利于产生生理和心理上的降温效果。

  园林中的树木,南北方也因气候不同而有很大不同。北方,特别是皇家园林喜用松柏,这主要是因喜其四季常青,能为枯黄的冬季增加悦目的绿色,同时也取其“松千年、柏万年”的长寿之意。例如颐和园主景区万寿山就是前山遍柏,后山遍松。文人爱梅竹,因此,在亚热带的江南园林中多见。当然,岭南园林中则多见榕树、棕榈、蒲葵等南亚热带和热带树木了。

  实际上,不仅树木如此,即使花草,亦因园内小气候的不同而需要精心安排。例如,我国著名园林学家陈从周先生说,由于江南私家园林面积较小,且有高墙围绕,因此,园中树木配置也必须讲究“地位之阴阳,土地之高卑,树木发育迟速,耐旱抗旱之性能”而精心安排。具体说来,由于园内“阴地多而阳地少,于是墙阴必植耐寒植物,如女贞、棕树、竹之类。岩壑必植高山植物,如松柏之类。阶下石隙之中,植常绿阴性草类。全园中常绿者多于落叶者,则四季常青,不致秋冬髡秃无物了”。他还说,“文学艺术家对自然美的欣赏,不仅在一个春日的艳阳天气,而是要在任何一个季节,都要使它变成美的境地”。这在四季特别鲜明的我国,这无疑是十分重要的。

  此外,中国气候对园林还有一些很特殊的影响。举苏州园林一例。

  苏州虽位于亚热带纬度,可是因为冬季中常有西伯利亚冷空气南下,使包括苏州在内的长江中下游地区成为世界同纬度上(高山高原除外)冬季最冷的地方。苏州每年平均有雪7.5 天、霜35.8 天。在苍翠欲滴的阔叶常绿树枝叶上积起了皑皑白雪,这种绿园雪景和欧洲温带地区远借雪峰的青园绿水一样,也是世界上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因为世界上有阔叶常绿树的地方(热带、亚热带)树叶上一般不会有积雪,而有积雪的温带一般又不能生长怕冷的阔叶常绿树。

  春夏秋冬——时间因子影响

  气象条件对园林的影响,除了上述空间方面以外,还有时间方面,其中最重要的是四季变化。因为我国是世界同纬度上甚至全世界最冬冷夏热,即四季变化最显著的地区(世界上只有西伯利亚冬夏温差比我国大,但那里夏季冷凉,没有夏热)。

  我国的鲜明四季变化对园林景观的影响,从古代诗、画中可见一斑。

  例如,宋郭熙《林泉高致》中说:“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瓯香馆画跋》中“春山如笑,夏山如怒(生长繁茂),秋山如妆,冬山如睡”;以及晋陶渊明《四时》中的“春水满四泽,夏云多奇峰,秋月扬明辉,冬岭秀孤松”,等等。

  在文字记载中反映园林景色的四季变化,最早可能要数唐代白居易的《草堂记》(庐山)。其中说,“其四旁耳目杖履可及者,春有‘锦绣谷’,夏有‘石门涧’,秋有‘虎溪’月,冬有‘炉峰’雪,阴晴显晦,昏旦含吐,千变万状……”他已经意识到春夏秋冬和阴晴昏旦交叉结合,可以生发出千变万状的景观美。吴自牧形容西湖四时之文说,“春则花柳争妍,夏则荷榴竞放,秋则桂子飘香,冬则梅花堆玉……,四时之景不同,而赏心乐事者与之亦无穷也(《梦梁录》)”,都是一个意思。

  因此,我国古代园林中以春夏秋冬命名(或寓意)的景点或建筑极多。例如著名杭州西湖十景中的前四景“苏堤春晓,曲院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赏的就是春夏秋冬四季景色。我国甚至在一个私家园林中也常设计有可欣赏四季景色的景点。

  例如苏州网师园,在一个约400 平方米方形的荷花池边,东北角设射鸭廊主赏春景,因为在这里能最早观赏到低垂池面的迎春花。“射鸭”虽是古代一种游戏,但“鸭”字很自然会令人想起“春江水暖鸭先知”的诗句。廊北还有“竹外一枝轩”,即取苏轼“江头千树春欲暗,竹外一枝斜更好”的诗意。因为轩北有翠竹两丛,轩南有红梅一枝斜倚水面,正是“竹外一枝”的形象。西南角是主赏夏日荷景的濯缨阁,夏天十分清凉。池西高高的月到风来亭是秋夜赏月的好地方。每当“长风送月来”时,天上明月,水中影月,亭中大镜中的镜月相映成趣,虚虚实实,堪称一绝。池南的“小山从桂轩”也主赏秋景。主要是取“桂树丛生山之阿”之意。因为轩南北都有假山,形成幽谷,秋来桂花香满谷,久聚不散。池北看松读画轩主赏冬景寒松,特别是雪后初霁,青青的松竹衬托着粉妆玉琢的雪景,使人画意满心。轩名中“读画”两字正源于此。此外,还有一些建筑,例如苏州留园的佳晴喜雨快雪亭,号称不论阴晴雨雪都有入画的四季景色可看;怡园内建于竹旁的四时潇洒亭也是因春夏秋冬都有逸趣而著名。

……

本文节选自《气象知识》2013年第6期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